*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来年也请多多关照

跨年想写并没有写完的东西
安利时间:每天都在学园奶爸不足中,动起来的虎太郎太棒了。多年来靠奶爸和囝仔活着的废圈向全世界安利学园奶爸。

  *
       “毕业祭就要到了!这是我们吸引社员的好机会!”松冈江把申请表拍在桌上,“岩鸢游泳部能不能活到明年就看这一次了!”
  岩鸢在毕业前搞了次学园祭,主要是各个社团的告别礼。
  叶月渚举手。
  “那我们要准备什么?”
  “游泳部的节目啊……”
  真琴怀抱着臂微微仰头思考。
  
  “说到学园祭果然是要女装餐厅吧!”
  松冈江抓起七濑遥的手。
  “不要!”
  三人齐声吼道。
  “无所谓。”
  七濑遥回看着江,轻描淡写。
  
  “哈鲁……想穿女装?”
  橘真琴一脸为难。
  “我没那么说吧!”七濑遥吼了回去。
  
  “好的!既然原副部长决定了那就这么决定了!”
  “我拒绝女装!”龙崎怜推着眼镜,严肃。
  “我要当小遥的王子大人!哼哼,守护小遥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女装什么的……我也算了……”橘真琴往后退了一步。
  七濑遥看了他一眼。
  “真琴又不是没穿过吧?”
  “呜哇哈鲁!那种事不要说出来!”
  “什么什么!小真琴有那种癖好吗!”
  “才不是啊!”
  七濑遥拿出手机。
  几个人围了上去。
  “好小!”
  “好可爱!”
  “旁边是遥前辈吧?”
  “两个人都好可爱!”
  幼稚园话剧的谢幕照,橘真琴拉着七濑遥的小手一脸胆怯缩在后面。
  “是说哈鲁为什么会存在手机里啊!”
  “扫描的。”
  在被抢走之前七濑遥收起了手机。
  “是演话剧吗?真琴前辈演公主?遥前辈是王子?”
  “嗯。”
  “那我们也来演话剧吧!”
  “剧场肯定是话剧社拿走了啊。”
  “不过真琴前辈现在演公主有点勉强呢。”
  “不会啊。”
  七濑遥看向他。
  “饶了我吧。”
  
  *
  讨论了半天,学园祭当天游泳部也只是在泳池旁做起了普通的海滨餐厅。说要在冬天里营造出夏日的氛围。
  ——除了七濑遥穿着从老师那里借来的女装在学园祭入口分发传单。
  但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特别的效果。
  “原来游泳部有那么漂亮的女生吗?”
  “好像只看过一个红发的可爱女生呢。”
  “新社员?好棒呢!”
  路人嘀嘀咕咕的讨论里并没有女装男这个吸引人的点。
  “啊遥前辈完全就是个冰山美人了啊……”江趴在桌上。苦恼。
  “是啊……”
  “果然还是应该让小真琴穿!来吧小真琴!”
  “别过来!”
  
  “发完了。”
  七濑遥走过来,后面还尾随着一群可疑的人。
  “这么快!”
  “我的工作做完了吧?”
  七濑遥说着就开始脱衣服。为了学园祭清理泳池等待的就是这一时刻啊!
  一群人的惊呼还未喊出口,就看到扔了假发和裙子的七濑遥跳进泳池里了。
  岩鸢游泳部陷入一片死寂。紧接一群人的哀嚎响彻了校园。
  “是男生吗?!”
  “哈鲁!这个季节泳池不开放啦!会感冒的!快上来!”
  
  *
  “哈鲁今天真够呛的呢。辛苦了。”
  “还好吧。”
  七濑遥换回了校服,在收拾裙子和假发。
  “给我,洗好了再还给老师。”
  七濑遥自己把袋子收起来。
  “我还有用。”
  橘真琴面露难色。
  “哈鲁难道真的对女装感兴趣吗……”
  
  “不是。”七濑遥把真琴拉下来,附在耳边小声说:
  “真琴晚上穿给我看吧?”
  橘真琴顿时涨红了脸,抢过袋子。
  “不可能的吧!”
  
  *
  “哈鲁、”
  橘真琴日常擅闯七濑家,七濑遥正躺在客厅打电玩。
  “那是什么?”
  “礼物!”
  从袋子里献宝一样拿出一件裙子,橘真琴还在自己身上比了比。
  “要穿给我看吗?”
  七濑遥按了暂停。
  “照哈鲁的尺寸买喔。”
  “工口真琴。”
  七濑遥嘁了一口。起身。
  “才不是为了那种事啊!工口哈鲁!”真琴大声反驳,“快试试。”
  绕到真琴身后的七濑突袭脱了他的上衣。
  “真琴先试试吧、”
  
  “哈鲁!!”
  
  “真琴不穿我可不会穿。”
  七濑遥别过头。一副你自己选吧的态势。
  
  “好啦……”
  
  *
  “别拉啦!穿不进去啊!哈鲁!”
  “可以的。”
  “坏掉了坏掉了、”
  任七濑遥怎么努力,可怜的小裙子都紧紧绷在真琴宽厚的背上,如何都系不上背带,两手袖子也耷拉在真琴上臂。
  看着橘真琴肌肉线条分明的背,七濑遥突然亲了上去。
  “哈鲁!”
  橘真琴一惊。七濑遥又伸进裙内抚上他的大腿,吻在他脖颈处流连。
  “停停停!哈鲁还没穿就要把裙子弄坏了!”
  
  “那么想看我穿女装?”七濑遥停下动作,不满,自己这么用心挑逗对方倒只惦记裙子了,“我是男生还真是抱歉了。”
  橘真琴闪躲着眼神。
  “哈鲁都在外面发传单……我都没怎么看到的说……都在被奇怪的人看……”
  
  七濑遥叹气,把裙子褪下来往自己身上套。
  转身,让真琴帮他系背带。
  白皙匀称的背在裙子的半掩下反倒比平时半裸诱惑了。
  “喂!不穿我脱了。”
  七濑遥甩了甩手上的背带。
  裙子这种东西还真是有够麻烦的,平时连衣服都不喜欢穿的七濑遥实在喜欢不来。之前学园祭江和老师帮他穿个裙子就花了来十分钟,为留不留蝴蝶结争论了半天。
  “哈鲁下次不可以再答应这种事喔。”
  橘真琴接过绑带,从背后抱住他。想到这样的风景在被其他人看过就觉得控制不住地隐隐泛起妒意。
  “怎么了——”
  七濑遥刚转过头就被吻上了,肆意狂热的舌吻太过突然,七濑遥本能地往后闪躲。
  “怎、怎么了?突然、”
  橘真琴并不就此罢休,在他耳鬓舔吻,往下。
  
  被吻得自觉全身发烫的七濑遥把在自己身上放肆的人拉了上来。
  “还说不是为了这种事。工口真琴!”
  橘真琴笑了,亲了一下他的脸。
  “好。不做。帮你穿好,我们出去约会。”
  
  “这样出去啊?”
  “哈鲁不是说无所谓的吗?”
  橘真琴笨手笨脚地穿着背带。他并不是想看什么女装play,只是想两个人在外面大大方方约次会。不需要顾虑路人,想牵手就牵了、想拥抱就抱了。
  
  七濑遥本想说他指的是他现在裙下的快要抬头的东西。扭头看到橘真琴认真的表情,就作罢了。
  “要去哪里啊,穿这么夸张。”
  橘真琴折腾半天才终于系好绑带。
  “好像是……太显眼了一点呢。不过哈鲁很可爱喔!”
  七濑遥甩了甩黑蓝色过膝长裙,不知道可爱在哪。
  刚脱脱穿穿又一番折腾的西装有些邋遢,橘真琴扯了扯衣角,拿出外套。
  “呜哇……真琴也要穿这么夸张吗?”
  “诶诶诶?果然很奇怪?”
  橘真琴心虚。地跑到镜子前,左照右照。
  
  “很帅。走吧。”七濑遥过来挽上他,拎着鞋就往玄关走。
  “要去哪?”
  “诶?不知道耶……没想到哈鲁真的愿意呢。”橘真琴尴尬地挠着后脑勺。
  “真麻烦啊你。”
  “逛街看电影?”
  “没兴趣。”
  橘真琴整个人垮了下去。
  “我就知道……”
  “真琴也没多大兴趣吧?”
  “……也是。”
  “吃西餐?”
  “我想吃青花鱼刺身。盐烤也行。”
  “……那好吧。”
  “可是已经吃过饭了啊。真琴也在家里吃过了吧?”
  “……也是呢。”
  两人牵着手从家里一路走到海边,也没商量出来去哪里。
  漫无目的跟着路上的人流方向晃悠到了神社。
  “结果来了这种地方吗……”
  “这身装扮还真是不搭啊……”
  “抱歉哈鲁。”
  “不需要道歉吧?”七濑遥挽着他的手攀上去亲了他一下。
  熙熙攘攘的人群,没人理会他们。
  “我很开心,谢谢。”
  接近零点,来神社迎接新年的人越来越多。两人被挤得都有点狼狈。
  “还好没带假发。”
  “也还是跟女生一样可爱喔。”
  “不需要这样的夸奖。”
  
  零点的钟声响起,两人一起挂上绘马。
  “来年也请多多关照。遥。”
  “多多关照。”
  橘真琴低头看了眼遥的绘马
  「Free
     ——はるか」
  “还真是哈鲁的风格。”
  “真琴写了什么?”
  七濑遥掂起脚尖找了找,没看到真琴的。
  “秘密。”
  “嘁。”
  
  
  *
  第二天一早七濑遥就跑到神社翻了半天绘马。
  
  「一起去东京
           ——橘真琴」
  笨蛋真琴。
  七濑遥把真琴的绘马拿下来,揣进口袋。
  这种事情自己跟我说啊,跟神明大人说有什么用。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