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别说看过的书了,我连自己写过的东西都大多记不住。

“新婚快乐。”
他揉乱了他的发。他躲开,入座。他的宠溺都不是暧昧的。
原以为他和他,可以两个人,一辈子。就算只是兄弟的名义。
他是他哥,他知道。可爱情不知道。

——————————

想故事。想起多年前撸的段子。——我怎么脑子里没有兄弟以外的东西了。

累。

撸个竹马吧。

安室先生观察日记

想撸个纯粹点的柯安糖,暂时不带小景光玩了。能不能顺利撸到新安呢,看心情吧。

  
  *

  最近只要是安室值班的日子,柯南都会去波洛咖啡厅报到。
  安室先生观察日记的小本子已经写了大半本。

  *
  “侦探君,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有。”在认真画画的柯南把本子藏到身后,卖起了萌,“安室哥哥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安室俯下身子,笑:“你已经监视日本公安11天了,你觉得我会不管你吗,柯南君?”

  “没有监视。”柯南的脸微微一红,窘迫,“我现在可是安室先生的客人。”
  “是是。”安室鞠躬,“那么这位客人还需要什么帮助吗?我马上要下班了。”
  “骗人!”柯南低下头...

暂存

  *

  “卡——!很好。今天尉蓝的表现不错,就到这里吧。”导演话音刚落,整个剧组松了下来氛围完全变了。

  “大家辛苦了。”

  尉蓝跟工作人员鞠躬致谢。被简单扑了上来,尽管这小孩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尉蓝还是有点被吓到。

  “尉蓝哥辛苦了!”

  “给。”接过在一旁休息的柯宇轩递过来的矿泉水,尉蓝才放松了下来。

  柯宇轩笑容淡淡:“今天收工早,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尉蓝还未回答,就被简单抢白了。

  “好啊!一起去!”

  简单嘴角扬起的弧度太过完美,反而显得有些虚假。

  尉蓝有些为难,挣脱了还抱着他不放的简单,瞟向柯宇轩那里求助:“可是……”

  他不习惯跟...

关于料理,橘真琴一向不如七濑遥讲究。只要能填饱肚子,他没有太多要求。

而七濑遥的挑剔是从食材便开始。

两个人在超市逛了一个小时,七濑遥还在挑挑拣拣。说实话,橘真琴早就有点不耐烦。比如现在七濑遥逗留了十几分钟的那些青花鱼在他眼里也每一只都一样,完全没有挑的必要。但他不会说。

按按手机,思考一下人生。他乐意陪着。

即使七濑遥不在意,他仍不愿意让他一个人。

“真琴?”注意到恋人的兴致缺缺,七濑遥回头叫了他一声。

“啊,怎么了?”橘真琴回过神。

七濑遥皱眉。

“没兴趣就不用陪我来了。”
在他旁边却心不在焉的,反而让他莫名烦躁。

“抱歉~我是对这些没兴趣没错啦……”橘真琴有些抱歉地笑笑...

可能这就是天使吧

“我曾经以为自己没有文字会死,现在只想一夜暴富。”

cinderella

碰一下都觉得别人要抢,笑一下都觉得对方要出轨的神经质物语。(?)
  *

  黄濑君。

  黑子迷迷糊糊醒了,摸了一下左边的位置,身边没有人。睁开眼,阳台的门开着,夜风吹得窗帘翻飞。黄濑站在那里,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圈迅速散在夜风中。

  最近黄濑常常半夜一个人躲在阳台吸烟。高中生不可以吸烟的。黑子想说,最终只是躺在床上看着黄濑寂寞的背影。

  总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一点什么,以为自己有什么是可以给他的。最后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给他的。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黑子抓着被子的手十分用力,周身还残留着黄濑的味道。

  一夜无眠到天蒙蒙亮,黄濑回床上沉沉睡着。黑...

我不行了不行了——夜兆魂又被点燃了——qaq他们真好——

波洛咖啡厅的某个下雨天

十月追了部《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丧得半集都是感同的泪(。
想撸竹马治愈下自己结果这对似乎也甜不起来。73这个竹马控一定是假的。小侦探快帮我去疼爱那个人qaq
虽然是一直以来的大本命不过我其实没写过柯南同人

  CP:柯透+景?大概
  
  *
  忙碌就能忘却这种话,降谷零是完全不相信的。
  尽管在三重身份中切换一天天忙得连睡觉时间都成了奢侈,降谷零还是常常会想起那个人。
  偶尔闭眼的瞬间,曾一起去过的地方,曾一起做过的事,擦肩而过的人跟那个人有几分相似……太多会让他想到从前的契机。
  “安室哥哥。”
  “诶?柯南君。”
  “安室先生居然会发呆真是少见呢。”
  “柯南君还要点什么?”降谷零扯开了话...

1 / 42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