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孤单三原则

最近满脑子污,净化一下自己。及时刹车刹住了。

  孤单的人要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比企谷八幡深谙其道。
  以进入高中为契机,他开始谨守孤单三原则。而实践证明,他确实好好生存下来了。在伤痕累累习惯了伤害之后。
  孤零零原则有三:一、不抱希望。二、不创造心灵空隙。三、不接受甜言蜜语。
  关于这点,比企谷八幡有绝对的自信。他的生活早已经连未来的希冀都一起灰暗了,就这样平淡无奇地成为家庭煮夫就是他目前抱有的唯一想法——并且即使不能实现也无所谓。他还有许多没志气的第二选项可以替代。
  *
  “抱歉、打扰……”
  
  今天十分罕见地社团活动室只有自己一个人,比企谷翻着小漫画书十分享受孤单时间。
  “抱歉今天休……”
  比企谷听到开门的声音开口正要拒绝,抬头看到了户塚。
  他穿着网球服,发梢湿漉漉滴着水,小口微张着喘着气,看样子是刚结束社团活动过来。
  “诶?”彩加有些无措,前后看了看,调整了气息才开口道,“……休息吗?”
  “没有没有!”
  比企谷立刻站了起来。怎么可能休息!就算上帝现在要我献上我的一生侍奉户塚彩加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不如说还巴不得上帝真的这么做了。世界上一定不存在会对户塚说出“对不起我们今天休息”的男人,绝对没有。
  
  彩加刚刚微皱的眉头舒展了甜甜地笑开了。
  “太好了,我正好有事想单独拜托八幡。”
  “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比企谷应该更兴奋一点,不过他早已经熟练掌握了不抱希望这项技能,不会因为一句两句令人遐想的话就动摇。所以语调平平。或者说,无意识地刻意冷淡了。
  
  当然了,只要是户塚的请求,就算是一百件也不会拒绝的。
  
  户塚被冷冷的回答噎得攥紧了手中的网球拍,又往前走了一步,不可以退缩。
  
  *
  “什么啊,只是想要我送你回家吗?”
  “……抱歉,非常任性的委托吧?”户塚拨了拨头发,“要进去坐坐吗?”
  “诶?”
  比企谷诶了一声没有回答。
  户塚的脸有些红,低下头:
  “我爸妈不在家。”
  “诶?”
  诶诶诶?这绝对是陷阱吧!比企谷抱紧了书包,如果对象是其他人他早就走了。但是户塚一脸含羞的样子让他根本无从拒绝。
  果然这样子的户塚只会让人想把他藏起来自己独享,绝对不让其他人看到。真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大声喊出来:老板,户塚多少钱?麻烦给我来三个!
  比企谷对于自己是怎么走进户塚家的根本不清楚,又是怎么躺在户塚的床上等户塚洗澡的,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户塚在洗澡!
  我在户塚的床上!
  他在洗澡!
  我只是送他回家而已!
  他!那个户塚彩加!在洗澡!
  比企谷整个人钻进被子里,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让他完全无法思考。整个大脑里只有五个大字:户塚在洗澡!
  
  “八幡。”
  “啊啊啊?!我没有在想奇怪的事!绝对没有!”比企谷把被子整个扔到一边,端正地跪坐在床上,看向户塚整个人立刻僵化了……
  
  “其实……我的委托是,告别童贞。”
  户塚拉了拉披在身上仅有的浴巾,下身凉飕飕的让他有些羞耻。
  低头。
  身上突然一热,比企谷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套到他身上了。
  户塚一惊,呆住了。果然……还是不行吗?
  “我不能接受这个委托。”
  比企谷转头看向别处,户塚正穿着自己的衣服什么的这种事不可以去想。
  “我喜欢八幡。果然……是我的话,不行吗?”
  “不是!”比企谷看向他喊了出来,又立刻转过头,低声,“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
  彩加张开口还未说话,比企谷又补充道:
  “像我……这种人……没有可以给户塚的东西。”
  
  “那不能成为你拒绝我的理由啊!”彩加抓着宽大的衣角,不甘心地望着他,“我会给八幡幸福的!”
  比企谷呆呆看着他。
  
  “我也想成为八幡的依靠。”
  
  孤零零原则有三:一、不抱希望。二、不创造心灵空隙。三、不接受甜言蜜语。

  比企谷八幡的原则正在动摇着,因为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一个比任何人都可爱名为户塚彩加的男孩子。
  
  比企谷八幡的理性紧绷着,不会有幸福的,像这种事只会有人因此受伤害。理性崩溃倒计时,三、二、一……
  
  比企谷八幡光着上身从户塚家逃走了。
  
  落荒而逃的loser,失去了再次看到户塚笑容的资格。
  
  “户塚。”
  “ha...比企谷。”要说出口的八幡转为了姓,户塚勉强提了提嘴角,“我还要赶去网球班,抱歉呢,再见。”
  刚走了几步背上的网球袋被拉住了。
  “我……我送你吧。”
  比企谷拍了拍单车后座。
  “真的?!”
  户塚睁大了眼睛,疑惑。
  比企谷踩上脚踏板。
  “快上来。”
  “是。”
  户塚坐上去,双手要抱住比企谷又犹豫了一下,放下来,又再次抬起来在半空。
  “要加速了。”
  单车突然加速,由于惯性彩加整个人贴在比企谷背上,顺势抱住了他。
  “不要再因为我这种人露出那种表情了。”
  “八幡也不要再说什么‘像我这种人’了。八幡是我遇见最好的人。”户塚贴着他的背,感受着他心脏的跳动。
  
  “让八幡担心了,对不起。”
  户塚深深鞠了一躬,跑向网球教室。
  “等等!”
  户塚疑惑回头。
  “晚点送你回家吧!”比企谷朝他挥了挥手,
  “我在这里等你。”
  
  彩加愣了几秒,再次甜甜地笑开了。
  “好!”

评论
热度 ( 17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