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遥真遥】消失的时间

很久以前存的梗,趁着还能动写一下吧。灵感来源《意外的幸运签》,不过除了改了设定的恶魔小鬼(没错就是喜欢那个小鬼才突发奇想)其他内容设定倒也都没什么联系,不是paro。就是搅基而已,不是什么拯救本我的故事(。
  还是超多设定懒得写,大纲文凑合存个脑洞吧(
————————
  
  最近、常常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
  *
  “真琴、”
  七濑遥伸手去抓他却什么也没碰到,穿过了真琴的身体。
  突然脑内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点记忆都没有。昨天跟真琴一起打电玩到很晚就留宿了。
  我死了?
  这个念头一出七濑遥自己吓了一跳,猛地甩了甩头,可自己的现状实在很难说服自己还是个人类。
  床头闹钟的日期显示着2018年6月30日。这是一年后的真琴?七濑遥跟了上去。今天他生日真琴要去找他吗?自己在这里,那七濑遥在哪?
  七濑遥忐忑不安跟在真琴身后,但橘真琴并没有去七濑家,而是径直走下了石阶。
  要去买礼物吗?已经到了才买吗真没诚意。七濑遥轻哼了一声兀自愤愤不平。
  橘真琴进了一家花店。
  咚!七濑遥胸口猛地一缩,随即紧紧抓着感觉不到心脏跳动的胸口。
  我真的死了?
  “是的哟。”
  
  一个可爱的男童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七濑遥飞出了几米远。戒备状态:
  “你是谁?”
  
  “天使?还是神明大人?怎么称呼好呢。”扇动着白色的翅膀,男孩低头苦思,又起抬头一脸不屑他人的得意,“总之是很厉害的存在啦!”
  “没名字吗,叫翼好了。你的翅膀好烦啊。”七濑遥声音低得可以忽略不计。似乎只是自己了。
  
  “你才烦!你全小区都烦!”
  七濑遥对他兴趣缺缺,继续跟着橘真琴。
  “放心吧,不是去墓园。”
  “你听到我的心声了?!”
  “当然。我是神明大人。”
  七濑遥看了他一眼,橘真琴抱着花出来他便跟上去不再理那个来路不明的小孩。
  “你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我很闲啊。”
  “麻烦死了。”七濑遥轻轻抱怨。
  橘真琴进了医院,轻车熟路地拐进了一间病房。在0630床,七濑遥看到了自己——插满各种管子躺在床上。氧气瓶翻滚着发出咕噜噜的水声,七濑遥整个人僵在那里。
  
  “早安哈鲁。生日快乐。”橘真琴把带来的兰花进了花瓶里,又开始了每天的按摩工作,“我昨晚梦见哈鲁了,打电话跟我说你明天就回来……”
  橘真琴声音突然低了下来,按捏着七濑遥的手臂。
  “可是还没等到你回来,我就这么醒了。”
  
  七濑遥蓝色的眸子颤抖着,久久才问了一句:
  “我还活着?”
  “仅仅靠这些东西勉强维持身体机能运转。跟死了没有多大区别。”男孩不屑地指了指七濑遥身上插满的器械。
  “那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召唤了你,我愿意给你重生的机会。”
  “为什么?”
  “嗯……因为我很闲。来打发打发时间,就遇到你了。”
  
  “好了,开始吧。你只要选一件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给我就可以了。”
  男孩低头默念咒语,还未召唤出法阵就被打断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七濑遥后退了一步,敌视。
  男孩笑了起来,问道:
  “你不想重生?”
  
  七濑遥看着病床上的自己:
  “我还没死。”
  
  “我可以让你回到意外发生之前。”
  
  “……意外?”
  “交通事故。”
  
  “我没必要相信你吧?时间倒回什么的?谁会信啊!”
  “你现在都变成阿飘了还不相信时间倒流这种小事?”
  “我只是不相信你。”
  
  “对不起。”橘真琴拉着七濑遥的手,不停说着对不起的话。
  
  “真琴?”
  七濑遥有点吓到,上前试图拍他的背,如预料的,穿过了他的身体。
  
  “一年前出意外的是橘莲。在海边溺水了。你为了去看橘莲,原定那天晚上去集训就没去。橘真琴选择重来之后没让橘莲出门,橘莲没进医院你也就按原来的计划去集训了,路上列车出了重大事故,就换你躺进了医院。”
  七濑遥猛抓起他的衣领,男孩整个人被拎离了地面。
  “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很闲咯~”
  
  “你现在又想让我去换谁的命?啊?”
  
  “你以为一命换一命?呵,怎么可能有那么便利的事。重来一次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知道了结局电影再看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男孩耸了耸肩,被七濑遥狠狠摔到了地上!
  “你想打架吗?!”
  男孩握起了拳头。
  
  “这样好玩吗?”
  七濑遥怒视着他。
  
  男孩子索性就这么坐在地上:“反正又没人陪我玩。”
  
  “那你就自己这么玩?!”
  七濑遥满腔的怒火找不到一个宣泄口,感觉自己就要炸了。
  
  “你出事后我又邀请过他一次,你猜他接受还是拒绝了?”
  男孩话音刚落七濑遥的拳头也落在了他脸上。
  男孩露出诡异的笑。
  “看到现在这个结果你自己也知道答案了吧?你的命没有他弟弟重要哟。”
  
  “滚。”
  七濑遥声音里满是压抑的怒气。
  
  “机会只有一次,过了中午12点,你就又要失去意识了。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哟……”
  
  
  七濑遥拒绝了重来,分针咔哒跳进了12点,他开始一点一点消失……
  
  七濑遥睁开眼,炫目的强光让他又躲回了被窝里。
  “醒了吗?抱歉哈鲁,我要去接莲不能陪你了。生日快乐。”
  我在哪……?家……里……?
  七濑遥一惊,坐起身,该不会还是被强行送回来了吧!!!
  
  2017年6月30日。
  看了一眼床头的日历钟七濑遥吓得整个人都蹦起来了,死死拽住真琴。
  “真琴!你是不是又跟那个时间小偷签订契约了!”
  真琴愣了一下,失笑。
  “哈鲁怎么了?什么小偷?”
  七濑遥扫开真琴摸自己额头试体温的手。
  “我做了一个很长梦……。找莲?跟你一起去,可以吗?”
  “可以啊。不过也是呢,上午哈鲁睡得好沉,我叫了几次都没醒。”
  
  “不去海边吗?”
  “海边?莲去补习班了而已,走这边喔。”
  “集训呢?”
  “什么集训?”
  “不,没什么。”七濑遥伸手牵了真琴的手,“可以吧?”
  “稍微有点……难为情……”虽然这么说了真琴还是用力回握了,“不过哈鲁想牵的话。可以哟。”
  
  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过,时间和记忆是否已经被篡改了,七濑遥不再去探究了。只要还能触碰到真琴、还能紧紧握住他的手……
  就算陷入了无尽循环的世界。也无所谓。
——————

  哈。哈。哈。还是本来标题写了遥真却没能啪啪啪的没用的我。加了无差。
  到底怎么才能睡了真琴呢……苦恼……

评论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