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像我这种人 后篇


  既然弯了就原耽风到底吧
——————————
  
  “你不能见他了。”
  黄濑姐姐敲着桌子,两年了。其实她不认为自家弟弟会是什么长情的人。
  “嗯?谁?”黄濑刚下了拍摄,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练习。
  “你那个小同学。男同学。”
  男字才是关键。她对别人的私事不感兴趣,但弟弟不是别人。
  “你说小黑子啊?我说过办不到的吧。”
  “你以前没这么长情吧?”
  “别说得你弟弟像什么花花公子一样。”
  “你可别真对男人感兴趣了。”
  “那又怎样?”
  “那就麻烦了。”
  “时间到了我自己会跟家里说,用不着你麻烦。”
  “时间?说什么?”姐姐皱眉。黄濑的认真程度超过了她的底线。
  “准备跟小黑子在一起一辈子?之类的。”黄濑耸了耸肩,他对说法不太在意。
  “你才17岁。别这么轻易就说一辈子。”
  “你呢?一辈子单身才更可怜吧?”
  “我不需要同性恋可怜。”
  “我也不需要单身主义操心。”
  黄濑背上包,想起什么,道:
  “不许去找小黑子麻烦。”
  姐姐翻了翻手边的日程本,她不找麻烦,也还是得找黑子。
  
  “哈喽~(「・ω・)「嘿”黑子刚从体育馆出来,就被黄濑突然扑上来抱着蹭,“小黑子想我了没?”
  “没时间约会,黄濑君不用问了。是说,你最近也来得太勤快了吧?”
  “怕小黑子寂寞嘛~”
  火神跟青峰都去了美国,黑子最近有点焦躁。倒不是因为舍不得他们。
  “黄濑君打算进NBA吗?”
  “NBA?我没想那么多耶。想继续跟小火神一起打球?小黑子去我就去。”
  “那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所以说你们这种人真是让人火大。”
  黄濑突然沉了脸。
  “那你们这种人呢?”
  黑子被反问得一懵。
  “用天赋这种理由就可以心安理得嘲讽像我这种人咯?”
  “没有嘲讽。”
  “那是什么!”
  “不甘心啊!闪闪发亮的超碍眼!”
  “碍眼就别看啊!”
  黄濑彻底火了。
  “你以为我想啊!你以为我自己很想喜欢上你这种人吗!”
  “不想喜欢就不要喜欢啊!”
  早知黑子这里爱情不如同伴情谊牢靠,黄濑却还是没能满足搭档这个词。说到底他也没能够上。
  
  “办不到才不甘心啊!”
  黑子把球一扔。这辈子都没这么大声吼过这么多话,喉咙口一直发疼到胸口,比输球难过。轻骂了一句可恶就走了,留黄濑一个人在街头篮球场。
  这样的告白来得莫名其妙。
  不说在一起的话,也就不怕分手的话说不出口了吧?
  对黑子而言,行动比语言容易。
  
  这种那种,是指哪种?妄图不同族群之间的人能够互相理解才是真的天真。
  
  “请问你是?”
  黑子刚拐过路口,就被一个高挑的女人拦下了。亮眼的金发,跟黄濑有些相似的眉眼。似乎在哪见过……
  “我是凉太的姐姐。”
  黑子愣了下,意识到不会是什么好事。刚吵完架,就算是他也做不到好脾气。
  “我不想在家门口讨论黄濑君的事,抱歉。”
  
  “看来你自己也知道你们的事是不对的了。那就好办多了。”
  “那什么是对的?”
  越身走过的黑子住了脚,回头反问。他怀疑今天黄濑家收看的晨间运势节目是不是说了宜吵架。
  “当然是——”
  “随便找一个不喜欢的女生在一起就是对的了?”
  “嗯……也不能这么说。凉太也不见得多喜欢你吧?”
  “是,黄濑君闪闪发亮的。虽然不太清楚像他那种人到底怎么看我的,但我也不会因为您说两句放弃。”黑子鞠躬道歉,“我离开过他一次,不会离开第二次。请回吧。”
  “如果他跟你分手呢?你们的保质期也差不多了。他的女朋友最长多久他没跟你说吧?”
  
  黑子顿了下。
  “抱歉,我不需要知道。我们也用不上分手那种词。”
  黑子再次鞠躬,单方面结束了谈话。拐进自家院门。
  他怀疑姓黄濑的人都喜欢挑拨他以礼待人的底线。
  
  麻烦的小鬼。
  黄濑姐姐低头点了根烟,对弟弟的口味表示难以理解。拨通了电话。
  “他不适合你。”
  “姐,我不想再跟你说这个话题了。合不合适我自己说了算。”
  “你会吃亏的。”
  “爱情不是这么算的。”
  姐姐沉默了。爱情?那种东西她不懂,她只知道生活比爱情实在。而就算有了爱情也还得生活。
  
  “而且如果是让小黑子赚了,我乐意吃亏一辈子。”
  “你又随便说一辈子了。”
  “只能是一辈子。”
  黄濑坐在街头球场地上,把球向篮筐抛过去。偏了。
  “你还在练习?快回去休息,你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
  “姐,你觉得我有希望进NBA吗?”
  “你不会想去吧?”
  “我就问问。”
  “你再有天赋也抵不上种族天赋。别瞎折腾了,社团活动你自己喜欢我还是支持的。职业运动员很累的。”
  “我不怕累。”
  “重点是你生错种族了。”
  “好过分!”
  黄濑想起之前的对战。确实体格和力量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啊小黑子眼里我也是那样的吧?
  像我这种人啊……
  黄濑抱着球。晚点去道歉吧。
  
  回到家冲完澡,黄濑打开手机想跟黑子道歉,倒是先看到黑子的未读邮件了。
  「对不起。刚刚吼了你。」
  黄濑快速回了。
  「小黑子的告白我这里可是多多益善全部接收。」
  「……我睡了。晚安。」
  「我也稍微有点理解小黑子的心情了。晚安。」
  黑子犹豫了一会要不要说姐姐的事。
  「还有,麻烦帮我跟姐姐说对不起,我刚刚情绪不太好。」
  邮件刚发过去,手机就响了。
  “姐姐?!我姐姐?!去找小黑子了?”
  “是的。不过因为情绪不太好,冒犯了长辈了。抱歉。”
  黄濑撇了撇嘴。
  “她才不算什么长辈,最讨厌她了。为难小黑子了?”
  “没有。你们关系真好呢。”
  “说起来小黑子是独生子?”
  “姑且是的。所以稍微有点羡慕。”
  “以后小黑子嫁过来就不是一个人啦。”
  “……”
  “小黑子不会不想嫁吧?”
  “不,那个说法有点……”
  “我会哭给你看的!”
  ……
  
  高二的时间很快见了底,短时间爆发型选手黄濑没能考进美国高中。果然体力的差距很难补上,姐姐没说错。
  黑子暗自庆幸,没有说出口。
  受了打击的黄濑倒是有点小情绪了。
  “小黑子,你现在还觉得我闪闪发亮吗?”
  黑子嘴角的弧度温柔。点头。
  “但是不碍眼。”碍眼的从来都只是自己的羡慕和嫉妒。碍眼得他讨厌自己。
  像我这种人永远都只能仰视的闪闪发亮。
  但黄濑肯为他低头。只要视线还能相交,黑子就不介意一直抬头看他。
  
  

评论 ( 1 )
热度 ( 7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