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妖狐学长,你的尾巴露出来了03

  前文点竹狐标签。皮肤公开发现竹子一脸受相带着跟逐月狐搭的项圈……
  
  *
  “喂喂喂,你这么拆我台有意思吗?”妖狐气得直接给万年竹拨了电话。万年竹只是饶有兴趣地回了他一句有啊。妖狐又气得挂了他电话。
  
  可恶的臭竹子,不就是厨艺比我好了那么一点点,等我不收拾他。妖狐又哒哒哒发了一段视频,万年竹演奏前说了灵感来源是被一只毛尾巴缠上那里。「学弟这么喜欢我,真是令人苦恼。」
  万年竹又很快回复了。
  「所以都说了,是我被你缠上烦不胜烦才写了这首曲子,不是为你写的。」
  
  万年竹偷笑刷着妖狐的kyoter,突然通知猛涨,很多妖狐粉丝顺过来他这里了。
  
  有些今天现场的观众过来表白,也不乏一...

妖狐学长,你的尾巴露出来了02

前文直接点竹狐标签
  *
  万年竹出场吓了一跳,台下观众席满满当当,连过道都挤满了人。虽然只是学校的小剧场,但这爆满的场面他是第一次见到。平时别说这么多人,稀稀拉拉能坐上一半就不错了。他的乐队是演奏古典乐器的,虽然演奏的是现代流行乐,但并不是什么高人气的西洋乐队。
  今天学园祭本身带来的观众,加上妖狐学长刚刚用扩音喇叭喊了半天还带着一大堆人走过来,完全成了整个学校的焦点了。万年竹有点紧张,但没几秒就压下去了,他一直都做好十足的准备只缺一个舞台而已。
  队友显然也被这场面吓到了,万年竹拿起笛子带起了前奏。这种情况必须快点开始演奏,不能让大家再多想什么。
  悠扬的笛声响起,石化的妖狐才被拉回了魂。...

妖狐学长,你的尾巴露出来了

  又名:竹子竹子,我们一起卖章鱼小丸子吧/我的学长是狐狸/这个学弟不太冷
  *
  平安京校园paro,我真是要被妖狐学长可爱死了。
  CP:万年竹x妖狐
今天也又填了一个空白CP标签吃冷CP真开心(划掉

  *
  平安学园的校草,有着毛尾巴和毛耳朵,据说是可拆卸的。当然了,万年竹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只是偶然听乐队的人说过。而且学长的特征实在是太好认了,他没法装作没看到那条大毛尾巴在那晃来晃去。
  万年竹避开了妖狐跟女生嬉闹的地点,只想安安静静地写他的曲子。卖什么章鱼丸子。
  妖狐的耳朵突然竖起来,似乎启动了万年竹雷达之类的东西,头上出现了红叶。晃着毛尾巴跟各位女生说着抱歉突然有急事,连续两...

2018七夕


这种日子总会出现很多鸡汤用薛定谔鼓励乞巧少女表白。但薛定谔的猫是态叠加,打开的瞬间才坍缩,而你的猫一早死在盒子里全世界只有你不承认。是一种只存在于自我妄想中的假性叠加态,构不成随机事件。
当然,真琴的暗恋也不会是薛定谔事件。那只猫一直活蹦跳乱的。跑去睡真琴三期还没写过真遥,回来撸一发。虽然我也不知道不啪啪啪怎么分攻受。
开头有点像,不过并不是遥真那篇的后续,只是大学篇的妄想设定基本都在那里写完了。这篇还没交往。
  没错,我喜欢暗恋这种不受道德法律约束却仍暗暗坚持的感情。
  
  *
  “哈鲁~”
  橘真琴气喘吁吁追上来,七濑遥回头瞥了他一眼。继续跑,速度倒是慢下来了。
  这是橘真琴搬到同一栋的公寓第...

chapter9

要肝的游戏太多没时间追更新了,想先XJB写完不过好长啊这章7k字了还没写完不想写了……只是想睡真琴为什么要写这么长(喂
朋友说我这样肝游戏会猝死,我:我就算死也要死在逐月狐的毛尾巴底下。(ntm
  
  *
  郁弥早早到了游泳馆等开门,看到真琴和遥过来,有些脸红。
  “郁弥来得真早呢。”
  “刚到。”
  “郁弥打算游什么?”七濑遥低头看了看时间。
  “Free。”郁弥想也没想,秒答。
  两人一愣,橘真琴看向七濑遥。后者点了点头,应了声好。郁弥却不满地哼了一声。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橘真琴小心翼翼问了一句你会其他的吗。
  “不会。”七濑遥答得理所当然,又补充道,“只是没试过。没问题的。”
  “用...

chapter8.再次相聚的队伍

  *
  夏也摸了摸郁弥的脑袋。
  “怎么?见到哥——”
  话未说完郁弥就扑上去抱住他了。
  “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嘛呐,回来看看你。跑这么急要去哪里?”
  
  “去找真琴他们。”郁弥有些心虚。
  “他们?七濑?”
  “嗯。”
  “好吧,那我等你回来。钥匙给我。”
  见哥哥不反对,郁弥原本有些怯怯的表情一扫而空,开心地笑了。
  “哥哥也一起去吧!能见到哥哥他们一定也很开心!”
  “我可不一定开心。”
  郁弥的表情又黯淡了。夏也伸手用力捏了几下他的脸。
  “你啊。就是这么容易掏心掏肺,一点长进都没有。”
  “才不是!”郁弥阻止了哥哥在自己脸上胡作非为。
  “好啦,陪你去。别顶着...

chapter6

睡到真琴可以成佛了

chapter7.过去的伙伴

假装爆肝,前两章只是上周写了没发

  *
  组团去了郁弥的学校,却并没有什么收获。
  倒是遇到一个麻烦的家伙,说什么赢了他才有做郁弥朋友的资格。
  “那个远野在骗我们,还是郁弥真的不想见我们?”
  七濑遥在游泳馆陪真琴练习。两个人常一起游泳,不过不以竞技为目标而已,所以七濑遥平时并没有真琴已经不游竞技泳的意识。直到真琴说出了那句他来和比。他才猛然记起一些东西。
  他不能也不想阻止真琴。他相信那个总是为了别人才更努力的真琴。
  和远野的比赛,尽管有些莫名其妙,但除此之外实在不知道眼下能做什么。他们跑了这几趟都跟郁弥错过,其实跟遥碰过面了知道他们在找他才对,总觉得郁弥本人还是有意在回避吧。
  “...

chapter5.说与不说

憋了一周的啪啪啪没写完,开车真难(扶额
  *
  回答七濑遥的只是沉默。他不是个讨厌沉默的人,此刻却很难喜欢。真琴很少对他沉默。
  把自己裹进被子里,面壁,把背留给那个人。以示不满。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你去哪我去哪。”
  橘真琴想说话,组织不出语言,只好继续沉默。一夜无眠。
  他能去哪里?来去也不过这方寸之地。
  *
  “今天很没精神啊橘,昨晚是不是在女朋友那里——嗯?”
  面对同学挤眉弄眼的揶揄,橘真琴笑笑不搭腔。很奇怪,他在这里很少跟别人提起七濑遥。
  没有机会或不想说?也许两者兼而有之。
  “真是过分啊橘。有女朋友都不跟我说。”
  “哪有啦,没事突然说这种话题也很奇怪吧。”橘真琴坐下...

chapter4.现在的朋友

  “我有问题。”七濑遥像八爪鱼一样缠上刚爬上床的人,“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不要说得好像不在一起就要分手一样好吗,要是入选了你可能就要被外派训练了。”
  “外派?”七濑遥抬手顺着真琴的头毛,他没想那么多,“我们在一起十八年了喔。”
  “不要一直玩我的头发啦。所以说不得不离开的人很可能是哈鲁,到时就要跟我分手吗?”
  “真琴不走我就不走。”七濑遥亲了亲他的头发,“睡觉。”
  “哈鲁~”
  “就算那样,也很快就会回来了。睡觉。”
  
  *
  “哈鲁最近在学校怎么样?都没听你提起。”
  橘真琴躺在地上,突然问。最近几乎都在七濑遥这里过夜。
  “没什么特别的。你呢?”
  “也挺普通的吧。下课后基...

1 / 12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