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所以我也是个爱笑的人。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还是笑脸人比面瘫好过活。
突然纠结漫画的话要画叶之舟还是我的陈雨司了。

*
“这就是小百?还挺可爱嘛~”林烨说着就要腆着脸要抱上去,被小百推老远。
“嗯。”
叶之舟点头,继续画。
林烨闹腾了好一会才回去。不忘叮嘱小百让叶之舟别偷懒。
“你跟你哥哥还真是不一样。”小百摇头叹息,对林烨这个残念帅哥无不惋惜。
“我哥以前不是这样的。”叶之舟头也没抬。

*
“林烨,你今天怎么了?一脸蠢样。”叶之舟不满。兄弟俩转学第一天,林烨腆着一张笑脸跟人打招呼,非常热情地回应同学们的迎新。只让叶之舟觉得恶心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多笑笑总是对的。”林烨挠头傻笑,“不过舟舟你做你自己就好。...

不是说了就能够传达到

Pre:“我可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我爱你。”叶之舟终于说了爱。爱?比更爱沉重。

“嗨~我还当什么大事。我也爱你啊。”
林烨天然过了头,又或者从来都只把弟弟当作身体的一部分看待。他眼里的叶之舟只是他的所有物,甚至不是独立个体的存在——所谓的血缘,便是这种关系。

————————————————————


别问我为什么明明说短篇完结还继续写,我就是想写文发泄就继续折磨这对了。反正这个故事不会HE,至少这对不可能。瞎撸个两千字短篇也要想那么多设定说到底是因为——我始终信奉痛苦一定是有原因的,感情也不会是没有理由的。

其实撸原创每个角色背景设定脑内都一箩筐。比如↓

叶之舟和林烨是外...

你别过来!我恐艾!

没错,坑不怕多,不填则安(ntm。这篇男主打算叫林北。(。
  
出轨篇点这里

竹马篇暂时坑着就不放了
恐艾篇也会写哪算哪……虽然临时起意的东西应该会是个短篇。还是,坑品不良跳坑谨慎

注:林北给你sei过去。直译:你爸爸我给你抡过去。翻译:老子抡死你。再翻译:爸爸糊你熊脸。(在发泄骂人方面国语还真无趣(。

————————————

  “林北给你sei过去!祝你全家HIV阳性不谢!”
  祐生骂骂咧咧地从酒吧出来,即使他现在有杀人的冲动,即使已经紧急漱口了,他还是得先赶回去给自己消毒。
  
  祐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基佬。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恐艾者。
  柏拉图式恋爱万岁!这是他的信条。
  但通常他的...

“我可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但愿你一直讲究下去。”

想写BE,所以撸个原创。还是短篇。矛盾和执念是让故事继续下去的关键,而我很容易想开,更容易放弃。

-----


叶之舟又一次压着死线交稿,林烨在一旁舟大爷长舟大爷短地伺候了半天。为了钱他能一天洋洋洒洒几万字,实在不理解叶之舟的工作态度。

叶之舟的手机又在疯狂响着,他懒得理会继续画着。林烨看了一眼,编辑的电话,他接了起来。不停点头哈腰道歉,说保证按时交稿。

“搞定。”林烨挂了电话把手机一放,踢了叶之舟一脚,“你快画。”

“我交不交稿跟你也没关系吧?”

“你个薄情郎,要是没有我你早八百年扑街了。”

“是是是,我不...

找一条最长的公交线,坐到终点。
发现已经错过末班车。因为心情低落,你出门没注意忘带钱包钥匙,没法打车。
你独居。住处没人帮你开门付车钱。甚至附近也没有朋友寄放备用钥匙。
你翻了翻手机,想找的人不能找,能找的人不想找。
你在站台坐着玩手机,你想着也许可以就这么坐上一夜。
可是手机发出电量不足的警告。
你感觉整个世界都糟透了,上帝处处都跟你作对。

你沿着公交线往回走。口干舌燥,走了很远很远才看到一家24小时。
可是发现身上的零钱连买瓶宝矿力都不够,你要回冰柜换冰露的时候收银员帮你补了五毛。
朝你友善笑笑。
你一愣。回了一个感激的笑。
你郑重道谢告别,出来后感觉世界跟之前都不一样了。
连空气都比之...

长青

终于撸完。连同前面一起重发好了。

踩雷预警:耽美。第一人称。
纯发泄超混乱。以及……又、是、竹、马!
————————

挣扎着醒来,瘫躺着等发麻的四肢麻痹感自行散去。昏暗的阁楼里,唯一的窗户破旧却厚重的窗帘拉着。一时分不清白天黑夜。

从硬木板床上坐起,按下了电脑开机键。揉了揉酸痛的肩背。下意识地看了看角落里的通风口,光亮显得刺眼。
难得的假期,一成不变的活法。
我已经很久不去思考生活的现状是好是坏。

手机发出电量不足的提示音,拿过就在床边的充电线插上,伤痕累累的诺基亚5200继续苟延残喘着,看着不断跳动的图标,我莫名其妙想起了弥漫着死亡味道的病房里跳动的心电图。
也许下一刻就会成为一条直线发出刺耳的噪音引起一场...

师生关系

被稍微有好感的男人追求就会动摇的中学老师,偶然知道老师大学男朋友和不好的传闻的高中生……

——————————

旧文被河蟹了,找不出河蟹词就不找了。

留着只是舍不得失联的喜欢的人的评论

————————

请叫我苏雷

中场休息,他突然踢了他一脚。
“喂,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喝了口啤酒。惬意到随意。
“有啊,单相思着呢。”

“谁?”

“分不清球队还陪我通宵看球的那傻子。”

“啊啊,真巧。我喜欢那个我大半夜陪着看球是为了找机会推倒他他还一脸无知的傻子。”

请叫我苏雷

男人时常到他那没脸没皮地蹭吃蹭住。他搬家的时候翻出了一整箱不属于他的东西。叫主人来领走。
那人应着把东西搬上车,连他的东西也一起搬走了。他还在炸毛叫唤着做甚,一把被那人抱进副驾。
“这件也一直忘在这里了。”

请叫我苏雷

他和他邻市。
动车11分钟六块五毛。 他很想他的时候就买一张去他那的车票。
后来他接受了锲而不舍的学妹,他跟他感慨一个人怎么可以喜欢另一个人那么久。
只要喜欢你很久就可以吗?如果是我呢?
他想问,开口终究只说了恭喜。挂了电话。
书柜最底层压着厚厚的一叠车票。没用过。
那些完整的车票是他不完整的爱情。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