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所以我也是个爱笑的人。不管怎么说这个世界还是笑脸人比面瘫好过活。
突然纠结漫画的话要画叶之舟还是我的陈雨司了。

*
“这就是小百?还挺可爱嘛~”林烨说着就要腆着脸要抱上去,被小百推老远。
“嗯。”
叶之舟点头,继续画。
林烨闹腾了好一会才回去。不忘叮嘱小百让叶之舟别偷懒。
“你跟你哥哥还真是不一样。”小百摇头叹息,对林烨这个残念帅哥无不惋惜。
“我哥以前不是这样的。”叶之舟头也没抬。

*
“林烨,你今天怎么了?一脸蠢样。”叶之舟不满。兄弟俩转学第一天,林烨腆着一张笑脸跟人打招呼,非常热情地回应同学们的迎新。只让叶之舟觉得恶心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多笑笑总是对的。”林烨挠头傻笑,“不过舟舟你做你自己就好。...

不是说了就能够传达到

Pre:“我可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我爱你。”叶之舟终于说了爱。爱?比更爱沉重。

“嗨~我还当什么大事。我也爱你啊。”
林烨天然过了头,又或者从来都只把弟弟当作身体的一部分看待。他眼里的叶之舟只是他的所有物,甚至不是独立个体的存在——所谓的血缘,便是这种关系。

————————————————————


别问我为什么明明说短篇完结还继续写,我就是想写文发泄就继续折磨这对了。反正这个故事不会HE,至少这对不可能。瞎撸个两千字短篇也要想那么多设定说到底是因为——我始终信奉痛苦一定是有原因的,感情也不会是没有理由的。

其实撸原创每个角色背景设定脑内都一箩筐。比如↓

叶之舟和林烨是外...

你别过来!我恐艾!

没错,坑不怕多,不填则安(ntm。这篇男主打算叫林北。(。
  
出轨篇点这里

竹马篇暂时坑着就不放了
恐艾篇也会写哪算哪……虽然临时起意的东西应该会是个短篇。还是,坑品不良跳坑谨慎

注:林北给你sei过去。直译:你爸爸我给你抡过去。翻译:老子抡死你。再翻译:爸爸糊你熊脸。(在发泄骂人方面国语还真无趣(。

————————————

  “林北给你sei过去!祝你全家HIV阳性不谢!”
  祐生骂骂咧咧地从酒吧出来,即使他现在有杀人的冲动,即使已经紧急漱口了,他还是得先赶回去给自己消毒。
  
  祐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基佬。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恐艾者。
  柏拉图式恋爱万岁!这是他的信条。
  但通常他的...

“我可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但愿你一直讲究下去。”

想写BE,所以撸个原创。还是短篇。矛盾和执念是让故事继续下去的关键,而我很容易想开,更容易放弃。

-----


叶之舟又一次压着死线交稿,林烨在一旁舟大爷长舟大爷短地伺候了半天。为了钱他能一天洋洋洒洒几万字,实在不理解叶之舟的工作态度。

叶之舟的手机又在疯狂响着,他懒得理会继续画着。林烨看了一眼,编辑的电话,他接了起来。不停点头哈腰道歉,说保证按时交稿。

“搞定。”林烨挂了电话把手机一放,踢了叶之舟一脚,“你快画。”

“我交不交稿跟你也没关系吧?”

“你个薄情郎,要是没有我你早八百年扑街了。”

“是是是,我不...

去年写的小番外,抛出来假装自己今年有产出不是只会发牢骚。

  那一年的夏天格外地长。
  陈雨司不太记得大家囔囔了几次入冬失败,只记得10月中旬气温还是飙上了30 ℃。
  冷气罢工了,他百无聊赖地趴在木地板上吐气,对着一摞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发呆。
  哥哥不在的家,无聊透了。
 
  「哥,在干嘛?这里快成赤道了。你那里今天几度?」
  他哒哒哒给陈雨江发了短信。可是等了半小时也没有得到回音。
  当他愤然折腾哥哥的东西,快把陈雨江的CD机拆了的时候,手机响了。
  
  “没钱了?”
  刚接通就被砸了这么一句,陈雨司有点生气。
  “对对没钱了,快穷疯了。”
  “上个月不是刚给你一千吗?给你卡上打了

竹马篇06

我也常常怀疑这个坑这辈子能不能填上

————————————
  其实任宇一邀约的本意是想有一个新的开始。虽然无法控制的自我折磨不曾消停,可他没想陷在对程遥的单恋里过一辈子,从来就没有。
  架不住自己的情绪化。
  
  绝大多数的时候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但既然分手的话已经说出口,对他而言也没什么挽回的必要。
  
  不过许祌珅可受不了眼前这个人的神经质。
  “抱歉,刚刚的气氛是要分手?”
  “嗯,是分手。”
  许祌珅二话不说走进工作室拿起台上未干的摆件。
  “别碰!你手——”
  “分手礼物是吧?再见!”
  “许祌珅!你给我回来!”
  “怎么?想求本大爷了?没门!我看你整个一神经病...

竹马篇

  *
  所谓的红木也不过是长相普通的木材,在水里浸泡过,再细细涂上一层生漆,才慢慢显现出深邃的红。
  许祌珅欣赏不来。
  但他喜欢看任宇一把玩这些东西。
  
  第一次任宇一让他进了他的工作室。除却画,更多的是杂乱的雕塑。
  任宇一开了门后就没有再理会许祌珅,继续专注他手里的活。
  当木色的小把件随着生漆的渗透而变红时,许祌珅忍不住开口问了:
  “原来红木的红色是涂上去的?”
  “不是。”
  任宇一回答简洁得过分,没有解释的欲望。知道对方也没有真的想了解的意思。就算成天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儿,这种浪费生命的无用功他并不喜欢做。

  “你还会雕刻啊。”
  聒噪的小青年受不了沉默,开始没话找话。
  ...

竹马篇


  两个人就那么站着,甜品屋所有人都看着他们。已经认不出他们的老板从高高的柜台后头钻了出来,:
  “年轻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我——”
  “走吧。”
  程遥见引起了围观重重呼了一口气平静心情,走出了小店。
  任宇一忙朝老板道歉,跟了上去。
  
  程遥走得急,又始终会停下一两步等他。
  任宇一轻笑。开口叫了小遥。
  程遥没再计较。

  “你回去过画室吗?”
  “没有。”
  “我挺常回去的。叶老师还记得你。”程遥低头点了烟,仰头深吸了一口,烟圈即刻被晚风吹散了,“我跟他说,你不画了。”
  “小遥……”
  “他说他不意外。这样的感觉真的挺糟糕的。好像……”程遥停下来,转身面对着任宇一却不看他,“...

竹马篇03

填坑第2发又是存稿……_(:з」∠)_羊年最后一天我会有新产出吗……

  “哥,任宇一为什么跑去画商业插画?插画也还好啦,他画得不错啊,为什么不画了?”
  陈雨司躺在哥哥腿上,胡乱翻着任宇一的画册。他也是在旧书摊偶然逛到的个人画集,鬼使神差买了回来,找了相关信息得知这位插画师已经消失了还跟陈雨江聊了半天。
  “噗,人都走了才夸?”陈雨江看着自己的书,略微思索了下答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他不喜欢提画画的事。好像跟程遥关系挺复杂的,我也没问过。他啊……”
  “什么?”
  “是真的喜欢程遥。”
  “诶——”
  “好了,别八卦了。这些有什么好聊的。”
  陈雨江不是个八卦的人,...

竹马篇02

  “嘿!想我没?”
  任宇一还未抱上陈雨江,就被陈雨司拽到一旁了。

  “弟弟,你怎么老这么不待见我的。我哪得罪你了?”任宇一顺势靠着陈雨司,凑近他的脸,“还是说你爱上我啦?来来,哥哥不一定会拒绝你哟?”

  “谁是你弟!”
  陈雨司正打算给这臭不要脸的一拳被陈雨江拉开了。

  “你们俩别跟小学没毕业似的。”

  “又来吃白食。”陈雨司不满意地斜了他一眼,进了画室。兄弟两人搬到一个房间后,陈雨江原来的房间就改成了画室。

  “雨司,出来吃饭。”
  陈雨江收拾妥当,朝画室喊了一声。几道家常加了白水青菜汤,刻意少了各式调味品,全依着任宇一的喜好。

  认识这么多年,陈雨江总算也摸清了...

1 / 4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