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你别过来!我恐艾!

没错,坑不怕多,不填则安(ntm。这篇男主打算叫林北。(。
  
出轨篇点这里

竹马篇暂时坑着就不放了
恐艾篇也会写哪算哪……虽然临时起意的东西应该会是个短篇。还是,坑品不良跳坑谨慎

注:林北给你sei过去。直译:你爸爸我给你抡过去。翻译:老子抡死你。再翻译:爸爸糊你熊脸。(在发泄骂人方面国语还真无趣(。

————————————

  “林北给你sei过去!祝你全家HIV阳性不谢!”
  祐生骂骂咧咧地从酒吧出来,即使他现在有杀人的冲动,即使已经紧急漱口了,他还是得先赶回去给自己消毒。
  
  祐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基佬。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恐艾者。
  柏拉图式恋爱万岁!这是他的信条。
  但通常他的...

去年写的小番外,抛出来假装自己今年有产出不是只会发牢骚。

  那一年的夏天格外地长。
  陈雨司不太记得大家囔囔了几次入冬失败,只记得10月中旬气温还是飙上了30 ℃。
  冷气罢工了,他百无聊赖地趴在木地板上吐气,对着一摞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发呆。
  哥哥不在的家,无聊透了。
 
  「哥,在干嘛?这里快成赤道了。你那里今天几度?」
  他哒哒哒给陈雨江发了短信。可是等了半小时也没有得到回音。
  当他愤然折腾哥哥的东西,快把陈雨江的CD机拆了的时候,手机响了。
  
  “没钱了?”
  刚接通就被砸了这么一句,陈雨司有点生气。
  “对对没钱了,快穷疯了。”
  “上个月不是刚给你一千吗?给你卡上打了...

竹马篇02

  “嘿!想我没?”
  任宇一还未抱上陈雨江,就被陈雨司拽到一旁了。

  “弟弟,你怎么老这么不待见我的。我哪得罪你了?”任宇一顺势靠着陈雨司,凑近他的脸,“还是说你爱上我啦?来来,哥哥不一定会拒绝你哟?”

  “谁是你弟!”
  陈雨司正打算给这臭不要脸的一拳被陈雨江拉开了。

  “你们俩别跟小学没毕业似的。”

  “又来吃白食。”陈雨司不满意地斜了他一眼,进了画室。兄弟两人搬到一个房间后,陈雨江原来的房间就改成了画室。

  “雨司,出来吃饭。”
  陈雨江收拾妥当,朝画室喊了一声。几道家常加了白水青菜汤,刻意少了各式调味品,全依着任宇一的喜好。

  认识这么多年,陈雨江总算也摸清了...

竹马篇

该说填坑还是挖坑呢wwww

——————————

  “小宇。”
  程遥把画板往肩上一背,戳了一下还在认真画着的任宇一。

  “嗯?”
  任宇一没有抬头,还在画着。

  “回家了。”

  “好的。”
  任宇一答应着,却没有起身。程遥就站在他身后等着,从容的脸上没有半点不耐,落日的余晖透过窗子照在他身上,如同他本身就泛着光芒……

  

  “宇一,起床了,宇一。”

  “嗯?”
  任宇一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看到了许祌珅蓝色的眼闪着纯粹的亮,与梦中的暖完全不同,美得不近真实。

   他常常会梦到过去。梦里他如同旁观者旁观着他与程遥的过去。

   ...

我小时候天真地以为那是真挚的友情

以为可以建立一个买卖CP安利和谐欢乐一方小天地的天真圈主在哭泣

豆腐动漫圈:

有多少童年看过的作品,现在回头看简直基得一塌糊涂的呢?

比如桃矢和雪兔,这对我们以为是模范朋友的模范夫夫。

比如小鱼儿与花无缺,这对让我们至今无法体会他们之间羁绊的兄弟。

……

 呐,都来说说吧。 

原帖地址:我小时候天真地以为那是真挚的友情

via我先下楼跑几圈

当我踏入了新世界,知道CLAMP是腐女组以后…… 一个从小伴随我多年,不管电视台重播了多少遍都始终困扰着天真的我,成为我生命中第一个辗转难眠理由的疑惑终于随之解开了。 ...

日久生情 之九

前篇: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之八

咳咳,这章短得可怕。

————————

下车。许彧跟上苏以成走到他身边,苏以成自然地伸出手牵了他。 许彧一愣。随即紧紧地握住了他。 

“想吃什么?”苏以成透着口罩说话,声音有些闷。 
“随便啊。看你。”  
苏以成烦躁地挠了挠脖子。果然这样全...

日久生情 之八

前篇: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之七

【耽美预警】许彧篇

今天很多人视觉功能故障了,【打折】两个字传递脑内自动转化成了【不要钱】。(买到负债的我先去剁个手。

————————

明天过后是七天假期。许彧打定主意要跟苏以成表白。

也已经想好了被拒绝之后假期要做点什么让自己走出失恋阴影。

被接受了呢?许彧没想过。苏以成这个态度已经给他答案了。他觉得他只是要彻底给自己一枪让自己死透了,别...

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耽美预警】

嗯,就只是个正太的故事。

上篇

——————————

2010年的夏天,他从炎热的中考考场出来,奔至机场,由厦门飞至西安。

去梦一样的地方,找梦一样的人。
一刻也不能等。

这是柯实15年来头一次出远门,带着这一年来假期打工得来的工资。可是出师不利。下了飞机,领了行李,出了门口,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他愣愣看着车来人往,呆得像个傻逼。久久才反应过来去服务台问,也不知是真没落飞机上还是没人愿意帮他找,总之他得到了没有的答复。

他用快哭出来的表情说那个手机真的很重要,他也还要去找很重要的人。

工作人员还是为难地跟他说真的没有。

柯实花三十块钱买了张电话卡,在电话亭打了三个电话都打错了。

他不记得到底是9915还...

日久生情 之七

【耽美预警】

有时也会怀疑自己的无心向学是不是因为有病,但——神经病理性疼痛发作手抖得白挨自己四针因此弃考失眠却有不如索性来搅基的心情……果然还是因为自己懒吧Orz


前篇:之一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五   之六
————————

那年许彧初到这座城市。

开学,初到学校。一个第一天步入初中的小男生,人生地不熟说话带着口音总有些自卑。他甚至有些后悔为什麼要跟着父母到这里。他在老家也挺好。

大家都在嘻笑着打招呼,有些小学同学,有些自...

摸鱼写个小短篇。

——————

许世骐和古钊是在市一中高四认识的。
在凌晨3点一起翻墙去小吃街撸过串灌过酒,逃掉晚自习在学校后山上一起大声唱过不着调的《奔跑》,更多的是每天五点一起边跑步边背单词,回宿舍就是不说话的题海战术。没有假期暗无天日的高四,他们的世界几乎只剩成绩和彼此,是彼此倾听诉说过最多烦闷与梦想的人。
战友一样的关系,去了同一所大学。

古钊说他想建个摇滚乐队。
许世骐说想他当个摄影师。
他们一起报了会计与审计。

报到那天古钊拉着他去了附近的咖啡店。旅游城市,遍地的小清新咖啡馆。
“这里有慢递服务,来写封信给十年的我们吧。你写给我,我写给你。希望十年后我们已经回应了家人的期待,在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1 / 3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