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整理文档发现去年没写完的万圣贺(。。撸完放上来吧
终于有合集功能,想整理才发现好多真遥文——,加没一半又累了懒得动(你

  “不给糖就捣蛋。”
  七濑遥伸出小篮子,面无表情地讨要糖果。开门的人稍微皱了皱眉,碍于情面还是象征性给了他一颗糖。七濑遥低头看了下篮子,寥寥无几的糖果摆着。
  嘛算了,我也不是很想要。
  “不给糖就捣蛋~!”
  橘真琴从后面赶过来,夸张地做了个鬼脸。
  “真是可爱的孩子~”主人家摸了摸他的脑袋。
  “我现在可是捣蛋鬼喔!”橘真琴奶凶奶气地伸出篮子。
  得到了一大把的糖果。
  
  七濑遥瞥了一眼。
  有什么了不起的。
  “谢谢!”
  橘真琴拉着七濑遥一起鞠躬。
  七濑遥不屑...

2018七夕


这种日子总会出现很多鸡汤用薛定谔鼓励乞巧少女表白。但薛定谔的猫是态叠加,打开的瞬间才坍缩,而你的猫一早死在盒子里全世界只有你不承认。是一种只存在于自我妄想中的假性叠加态,构不成随机事件。
当然,真琴的暗恋也不会是薛定谔事件。那只猫一直活蹦跳乱的。跑去睡真琴三期还没写过真遥,回来撸一发。虽然我也不知道不啪啪啪怎么分攻受。
开头有点像,不过并不是遥真那篇的后续,只是大学篇的妄想设定基本都在那里写完了。这篇还没交往。
  没错,我喜欢暗恋这种不受道德法律约束却仍暗暗坚持的感情。
  
  *
  “哈鲁~”
  橘真琴气喘吁吁追上来,七濑遥回头瞥了他一眼。继续跑,速度倒是慢下来了。
  这是橘真琴搬到同一栋的公寓第...

生日限定恋人

  之前原耽的梗。好像写原创看的人更多,虽然看到评论会很开心但没有原作加成完全没有那个动力写。同人原动力怎么就这么足_(:з」∠)_
  所以就很能理解那些不交稿却在摸鱼同人以为我没看到的作者了(并不能
  
——————————
  “早。”
  七濑遥靠近他,橘真琴跳开了好几米。
  “早。”
  “真琴真是个胆小鬼。”
  “才不是什么胆小鬼。”
  “那是什么?”
  “比起恋人更想做个朋友罢了。没有其他理由。”
  “为什么?”
  “都说了没其他理由。”
  “那结束昨天那种事也可以?”
  橘真琴跟七濑遥是生日限定恋人,一年两次的炮友,回想不起来这是第几年了。刚过完七濑遥的生日,结束了恋人的身份。
  “要去...

已经习惯了官方糖和着玻璃渣发了。我自己满足一下没什么不可以吧。真遥真无差。
  
Take your marks
  *
  “哈鲁——!”
  七濑遥侧头。橘真琴惊魂未定。
  “怎么了?”
  “做噩梦了。吓死我了。”橘真琴拍着自己的小胸口,“梦见我和哈鲁住在一起。”
  七濑遥皱眉。
  “噩梦?我也才不要跟你住。”
  “不是啦!!我还没说完呢。哈鲁突然就游到很远的地方,我没追上就掉到水里了。”
  “哈?你也会游泳的吧?”七濑遥从行李架上把包拿下来,扔给他,“别磨蹭了。快点下车。”
  “可是……”
  橘真琴委屈地接过背包。
  “我会回来救你。”
  “诶?”
  “你真的掉水里的话。”
  
  橘真琴轻轻一笑,...

  「真琴是我的生活重心,然而他的生活重心并不是我。——这种事,我早就知道了。」
  七濑遥看着橘真琴抱着篮球跑过教室外的走廊,没再像以前那样停下来跟他打招呼。自己收拾了下书包回家了。
  「但那又怎样呢?我乐意。」
  
  “七濑!还没放学吧?!”
  “今天早退。”
  七濑遥回了一句。
  
  “真是任性啊。”
  同学的感慨带着丝丝羡慕。这样逃课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的,全班也就只有七濑遥了。
  
  路过体育馆,里面传来鞋底跟球场摩擦产生的刺耳的声音。七濑遥侧头看了下,门关着。
  县大赛临近,篮球社成员的体育课被允许去练习。
  所以他跟真琴已经三天没有碰面了。
  七濑遥有点后悔真琴去篮球社前来征求他同意...

情人节快乐

当年看到哈鲁游到一半停下来那里,我真的只想唱:感觉不到你的呼吸的心跳和我一起我宁愿不要飞翔
  
  *
  “车快开了喔!快走吧小真!”
  橘真琴还站在那里,望着门外。叶月渚跑过来推他。
  “走吧。他不会来了。”
  “我没在等他。”
  橘真琴否认。
  “我可没说你在等谁。”
  叶月渚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
  橘真琴失笑。
  
  “别装了,全世界都知道了。”
  叶月渚拉着他走进检票口。
  全世界都知道?橘真琴紧了紧外衣。明明那个人不知道。
  可是与其说他在等他,不如说他在庆幸他没来罢了。
  
  *
  “要我陪你去吗?”
  七濑遥突然问。
  “不、不用了。”
  在收拾行李的橘真琴被问得一惊,手里的盒子...

来年也请多多关照

跨年想写并没有写完的东西
安利时间:每天都在学园奶爸不足中,动起来的虎太郎太棒了。多年来靠奶爸和囝仔活着的废圈向全世界安利学园奶爸。

  *
       “毕业祭就要到了!这是我们吸引社员的好机会!”松冈江把申请表拍在桌上,“岩鸢游泳部能不能活到明年就看这一次了!”
  岩鸢在毕业前搞了次学园祭,主要是各个社团的告别礼。
  叶月渚举手。
  “那我们要准备什么?”
  “游泳部的节目啊……”
  真琴怀抱着臂微微仰头思考。
  
  “说到学园祭果然是要女装餐厅吧!”
  松冈江抓起七濑遥的手。
  “不要!”
  三人齐声吼道。
  “无所谓。”
  七...

自卑者的个人礼仪

爱情总是写出来的才好玩,结局终归自己掌控。谈出来的最终总剩下无趣。
总想着怎么弄哭真琴,偶尔也要弄哭一下哈鲁啊。
  
  *
  橘真琴笑着推开了酒,未成年的借口屡试不爽。
  酒品不佳的七濑遥就在身边喝着酒,他还是清醒一些比较好。是他酒品真不行,倒不是担心联谊出什么火花来。
  反正性向不和,七濑遥不会对那些女生感兴趣。
  相恋分手都在大一,十年前就老夫老妻的他们也谈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恋爱。
  分手的原因很简单。
  一次无谓的争吵,七濑遥又一次说了分手。
  他没有挽留。
  就跟在一起时一样随意地,他们分手了。
  但除了没有了耳鬓厮磨的亲昵,他们之间的相处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橘真琴依旧每天看着课表去...

交换日记

遥真遥无差,反正没有啪啪啪。
文野氪了5k+円没出正月虎食契没出双球ES四十连也没出飞机耳mika,节分肝了600w+pt也透支了咸鱼一整年的肝力。果然同样是挥霍浪费时间的手段。撸文还是比肝辣鸡脸游好。至少不费钱。所以,回来撸文了。
————————————

  在家门口分手前,橘真琴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本子,红着脸低着头递给七濑遥后,就跑回家了。
  “哈鲁回家再看喔!”
  七濑遥拿着本子,扭头看着跑进家门的真琴。
  笨蛋吗。难道我要站在这里看?
  无奈叹气后,七濑遥把本子塞进小书包里,双手拎着书包肩带往石阶上走。
  橘真琴和七濑遥在写交换日记,老师配置的作业,邻居又邻桌的他们很自然就一组了。...

【真遥】你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时间线捏造。
一百年没写真遥了,写完才发现似乎也没什么CP要素。
其实我泪点低得可怕hh最近一次哭是卡利领便当,玛法穆特自己跟回忆对话,憋到那句“我哪敢说累啊”我就哭惨了。真喜欢自己跟回忆对话那个场景啊倒回去看了N遍。
  
  
————————————————
  
  *
  ——你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我想不起来了。
  橘真琴把七濑遥抱回房间,打好了地铺,想了想自己也挤上了床。
  许是哭累了。七濑遥全程死死瘫着毫无反应。
  橘妈妈敲门进来,放下了矿泉水。
  “好好照顾小遥喔。”
  “嗯。谢谢妈妈。”
  真琴拧开瓶盖自己喝了一口。亲人离开是什么感觉呢?他没什么实感。只知道所有的语言安慰都是徒劳,本善言的...

1 / 8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