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真遥】你把我灌醉却不和我睡

  RT.你把我灌醉却不和我睡。一看就知道只是来乱的。想龟速撸生贺结果撸完了,生贺就再说吧。
  
  *
  七濑遥踉踉跄跄从橘真琴家里出来的时候,橘家父母还在抱怨自家儿子做什么灌醉小遥。
  橘真琴八字眉倒着百口莫辩一脸无辜,他哪里知道七濑遥的酒量这么差。不过是七濑遥20岁生日,象征性让他喝了一杯酒而已。
  他发誓,真的只有一杯。
  
  “真琴~”
  “我在。”
  “真琴~”
  “我在。”
  七濑遥整个人搭在橘真琴身上,满满醉意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
  橘真琴也不厌其烦地一声一声回应他。
  
  *
  七濑遥醒来时已是午后,枕头边是一瓶开封过的矿泉水,以及一张便签。
  「妈妈让你醒了就过来吃饭。」
  
  七濑遥用力把便签揉成一团,皱眉想了想,又重新展开。
  扭曲了的字迹别扭得如同自己此刻的心情。
  
  被灌醉了,什么都没发生。
  
  “真琴。”
  七濑遥打通了橘真琴的手机,唤出口的瞬间脑内闪过前一晚的零星片段。
  也许怪自己没能把后半句说出口。
  七濑遥按着额头。烦躁。
  畏畏缩缩得完全不像自己。
  
  “哈鲁,你醒了啊。”
  
  “嗯。不过去了。跟阿姨说谢谢。”
  七濑遥挂了电话,蒙上被子接着睡。
  电话这端的真琴被挂得一愣,只当七濑遥的酒还没醒透。
  
  *
  住在同一栋公寓,两个大男人难免偶尔喝点小酒。后来两年的大学生活里七濑遥醉过很多次,不过什么都没发生。
  
  *
  “真琴~”
  “我在。”
  “真琴~”
  “我在。”
  “真琴~我……”
  “嗯?”
  离别的那天晚上,七濑遥借着酒劲装疯卖傻抱着真琴的腰不放。
  “算了。”
  
  “我知道。”
  七濑遥身体一僵,知道?知道什么?
  真琴没再说话。亲了亲七濑遥的额头,紧紧回抱了他。
  
  静静等待接下来的事情的七濑遥只等来了橘真琴渐渐均匀的呼吸声。
  
  七濑遥再也不能忍了。
  咬上橘真琴的锁骨,细细舔吻。
  
  橘真琴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迷迷糊糊睁开眼,七濑遥正趴在自己身上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
  哈鲁!?
  因为太过震惊橘真琴脑内直接当机。半天没发出声音来。
  看着橘真琴惊恐的表情,七濑遥停下了动作。
  “抱歉。”抓过旁边的衣服七濑遥迅速站起身,“喝多了。我先回去了。”
  
  “哈鲁!”
  七濑遥径直拉门出去了,没有回头。真琴的那个表情真是太难面对了。
  
  第二天七濑遥天没亮就出门了,早早去了机场,没等真琴。按原定计划去美国当助教。再也不是一个楼上楼下距离了。
  关于那天晚上的失控,两人都绝口不提。仿佛一起喝断片了一般。
  
  *
  又一年七濑遥生日,橘真琴飞洋越海到了美利坚。
  
  成熟了许多的真琴让七濑遥感觉有点陌生。以为时间和距离能够淡化的心情却也丝毫没有减少,七濑遥按捺不下的心跳加速提醒着他自己毫无长进……
  
  “喝酒吗?”橘真琴问着,却像以往一样没等回答就往七濑遥杯子里倒满了酒,“今天想做点很多次想做却没胆做的事。”
  
  七濑遥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涨红了脸。拿起来酒杯一饮而尽。
  “慢、慢点喝啦哈鲁!”
  七濑遥不管不顾又自己倒了一杯一口气全干了。真琴的脸开始在眼前飘忽了起来……
  “两……不、三、好多个……真琴……”
  “哈鲁……真是的、真琴只有一个啦!”
  “真琴~”
  “我在。”
  
  “我喜欢……”七濑遥往真琴身上倒了过去,话未说完就被吻住了已经唇齿不清的嘴……
  太好了……终于……说出来了……
  七濑遥环抱真琴闭上眼感受着真琴在自己身上游移……
  
  “遥?……”
  “遥?”
  “睡着了?”
  七濑遥如死鱼一般瘫着动都不再动一下,真琴抱着烂醉如泥瘫睡过去的遥欲哭无泪。
  “哈鲁?醒醒啊。哈鲁~~……”
  
  End.
  
  

评论 ( 1 )
热度 ( 54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