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如果以我之死就能让你永远铭记我,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区区一条小命而已。
——快进看完我的小可爱真是哭惨了我。

鲁鲁修跟罗洛一样,一直在寻找活下去的理由,唯一的妹妹成为了理由。
朱雀大概是第一个看清鲁鲁修的人,不愧是初恋又是最终伴侣。“娜娜莉真是个好借口,不是吗?”
罗洛对鲁鲁修的执着,一如前80%的鲁鲁修对娜娜莉的病态,成为了生存理由。人有时就是会这么奇怪,明明是自己的生命却想为了别人活着。

感谢最后的最后,这个虚假的兄长还是没有把罗洛当弟弟看待。那我还可以继续相信就那样结束了悲剧的短暂的一生,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反正幸福的可能是那么微乎其微。

我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呢?鲁鲁修思考之后的结果是罗洛是鲁鲁修•兰佩路基的弟弟。可惜他不是,直到结束他也没有再过那个自称,连瓦利尔喊的鲁鲁修都没有回应。
鲁鲁修明白,攻略了罗洛的不是那个处心积虑撩弟的鲁鲁修,而是那个真心实意送了他生日礼物带他做了各种各样的事为他做蛋糕的哥哥。

那个被改写记忆期间短暂存在过的鲁鲁修•兰佩路基,是给予了罗洛爱和希望的哥哥,也是成长后的鲁鲁修的愿望。
可终究是场醒了就不存在的梦,还真是讽刺啊。

题外话,我不讨厌邪恶之人,也不讨厌善良之人。只是无能的白莲花最为致命,你笑得再纯良我也只能想到作。比如娜娜莉。

评论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