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俄罗斯组】CH.3 所以说我一直都在(完)


  终于填完。前文点标签。官方这碗又毒又辣的砒霜拌辣椒我消化了两夜一天。
  对不起,说了没有啪啪啪的我还是啪了……(拉灯也不算?
  拉灯还是被乐乎屏蔽的我通知里永远只有一堆系统屏蔽通知。
  
  *
  尤里没有意外地延续着维克托的神话,天才少年能否拿下三连霸的报道充斥着各个版面。
  白雪覆盖了整座莫斯科城,尤里趴在窗台百无聊赖,手机没有响过。他给维克托发了短信,没有得到回复。
  
  「我们是在交往吗?」
  尤里看着孤零零的几个字,越发难受,按了删除,正要点下确定时门被打开了。
  
  “尤里奥~”
  
  他们认识了三年,却只用了不到三小时就被抢走了名字。尤里飞速擦掉了刚刚写在窗户上的yuri。
  
  “尤里奥在藏什么呢?”
  
  尤里没有回答,把头埋进了双臂和膝盖之间。
  “短信。看了吗?”
  
  “看倒是看了……”维克托答得没有犹疑也没有愧疚。
  “混蛋你——!”傻傻等了一晚上回复的尤里抬头正要发火。锵锵——维克托从背后亮出一束花。
  尤里愣住了。几秒后才接过花束。
  “别、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了。”
  
  “尤里奥真可爱呢~”
  “谁可爱啊!滚!”
  尤里吼了回去,粗暴地把花塞进了自己的行李箱。
  一转身,被吻了。
  
  尤里擦了擦嘴,推开他把己扔进靠窗的那张床。滥交狂魔的吻他不稀罕。自第一次接吻,一转眼就见他和别人搞上了的戏码,尤里五年来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维克托从来不解释,只有一句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尤里也就一直不明白他们的关系算什么,揪着这些问题追着问这种事太娘炮了,他不干。
  
  突然想到什么,半躺进柔软枕头上的尤里朝维克托勾了勾手指。
  他可从来就不是什么等着维克托自己上门的主儿,摊上滥交狂魔不自己锁好怪谁呢。
  
  维克托呆气地左右看了看,指着自己:
  “我?”
  
  “嗯。”尤里点头,干脆起身把维克托拽了下来。
  
  “你知道动物会留下自己的气味标记这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警告其他动物不要靠近吗?”
  维克托摇头。
  “别以为比我早出生几年就了不起了——”
  “是12年哟~!”维克托竖起手指,左手比一右比二纠正道。
  “闭嘴!”尤里贴上维克托的耳朵,“维克托太不自觉了,所以来试试在维克托身上留下我的精♥液吧?”
  
  维克托呆住了,转眼满脸感动的泪水哭着说:
  “尤里奥终于长大了~!”
  
  “可恶!”尤里翻身把维克托压在身下,一口咬上他的肩膀……
  
  一场久违的性♥爱结束。尤里缩在被窝里抱着维克托,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了懒懒道:
  “不回短信跑去买花算个毛啊。”
  
  “哈哈刚刚在楼下碰到尤里的粉丝,这么冷的天她们还在那里等你所以我就帮忙把礼物带上来啦。啊对了。”维克托翻身在自己夹克里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戴到尤里头上,“还有猫耳朵哟~哇不愧是尤里奥!可爱可爱~”
  “维克托——!!!”
  
  *
  第一次做爱是在少年组最后一场比赛之后。来应援的维克托不要脸地非要住进尤里房间。
  那天的尤里卸完妆洗完澡出来,半干的头发柔顺地贴着他的脸,维克托拿过电吹风一把把他拖到了怀里。
  “都说了头发一定要吹干啊。”
  “啰嗦。”尤里啐了一口,安静地任维克托把他的头发弄成各种可笑的样子。
  指腹不经意地滑过尤里白皙细嫩的脖颈,散落的几屡半湿发丝显得格外色气又诱惑。维克托由后上方看着尤里的侧脸。天使。脑内只有这个词。
  “尤里真美。”
  “吵死了!听到这种夸奖本大爷可不会开心。”
  可惜暴躁的天使并不领情。
  维克托轻轻一笑,低头吻上他的脖颈……
  “是擅自来到人间的尤里的错。”
  
  “你以为是我自己愿意出生的吗!”会错意的尤里一脚踹开了他,家人是敏感话题。
  被踹倒在床上的维克托轻轻一笑,把尤里拉了下来。
  “接受偷偷下凡的惩罚吧,My Angel。”
  
  接受了一场生涩的性♥爱的尤里,才开始得到了真正的惩罚。那天之后维克托开始不动声色不着痕迹地躲着他。
  一直躲到了海那边。
   
  他一直追到了海那边,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以为维克托还会像之前几次那样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吧”,但没有。维克托有了他自己的开始,而他不曾成为谁的天使。
  天使该回自己的国度了。
  
  *
  “想什么呢?”
  
  站在窗前的尤里回头,看到维克托光着身子就下床了,肩膀上的齿痕伴着血珠,清晰可见。回了一句:
  “关你屁事。”
  
  “尤里奥的叛逆期终于到了。好寂寞~。”维克托光着身子随手披了件外衣就跑过来抱住尤里了。
  
  “你才发春期未完结。”
  尤里挣脱怀抱,坐上了窗台。
  维克托望向窗外,风雪大得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我们……算什么啊……”
  还是问出口了。尤里埋头了几秒钟才微微抬眼,偷看了一眼维克托的脸。
  维克托表情平和,没有一点波澜。尤里嫌弃了一番瞎紧张的自己。
  
  
  *
  “我不想独占尤里。”
  维克托看向他,笑。
  
  “你什么意思?”
  尤里皱眉,不爽很明显。
  
  “你的才能在我之上,尤里。你会成为俄罗斯、成为全世界最耀眼的存在。我知道,你会的。”
  “当然啊!”
  “相信我吗?”
  
  尤里犹豫了一下,嘁了一口。
  
  “我会为尤里编舞的,最耀眼最独一无二的尤里会在我的引导下诞生。”
  
  “……”
  
  “所以在那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之后呢?”
  尤里抿唇,歪头靠着窗户。算了,不会有答案了吧。闭上眼,他莫名想起了那句可笑的维克托是属于全世界的。

  维克托低头,轻咬了下尤里的唇,深吻。唇舌绵长交缠之后才不舍地分开,抵着他的额头直视着他的眼,柔声说:
  “由你选择。尤里。”
  
  
  End.
  
  “你就不能是我的吗!”
  “我可以是你的,但你是世界的。”
  ↑这种感觉。(滚
  想写的是维克托不想以自己年长许多的经验干预尤里的人生。无论是关于竞技还是关于爱情,他都想要看到尤里身上的无限可能。
  尤里奥是世界的宝藏!这就是长者的爱啊~
  
  (以下无责任吐槽废话,可以跳过了。)
  不过快进看完这周更新已经知道官方没这个意思了。真的让第一集就站了师兄弟的眼瞎的我写不下去了,这碗又毒又辣的砒霜拌辣椒我吞下去了,抱着小尤里和官方江湖再见了。
  遇到拿原耽宣传竞技番的官方再YY也没意思。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就到这里吧。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