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帝光黄黑日没赶上好歹算是生出来了。
本来想画画,但每次我想po画的时候,都会想起看过一个树洞帖:关注的写手非常喜欢po自己的画,但他的画真的……十分一言难尽,我反复取关又关注很多次了,要怎么委婉跟他说不要配图了?

  *
  “黄濑君。”
  “是你啊。”
  黄濑瞟了一眼黑子,兴趣缺缺。
  “稍微有些话想跟你说。”
  黑子站在黄濑课桌前,身体笔直。静静等待答复。
  “那就说吧。”
  黄濑一手托腮,咂了咂嘴看着他。
  
  “一定要在这里吗?”
  黑子左右看了看,倒也没什么人注意他。
  
  “不是社团的事吗?”
  “不是。”
  “嗨~”黄濑不耐地抓了抓头,并不怎么正视他,“反正有事你就说吧。”
  
  “我喜欢你。”
  黑子深吸一口气才说出口,声音很小,却很用力地看着黄濑的眼睛。
  也就只那么一瞬间的屏息,已是煎熬的等待。
  
  “诶?!”
  黄濑大囔了一声站起来,所有人都看向黄濑。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你、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
  黄濑尴尬得手足无措。 
  
  “答案是‘拒绝’是吗,我知道了。”
  黑子鞠躬,走了出去。
  
  “诶诶诶——,我们才刚认识不是吗?”
  黄濑茫茫然站在原地,虽然不认识的人跟他告白都不是什么稀罕事。搞什么啊那个没精神的小个子。只是在捉弄他吧?
  
  黑子靠在窗台,没有太多伤感的情绪。意料之中的结果,让他早把该有的情绪都消耗殆尽。
  告白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如何实现想要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而他暂时无解。
  嘛,总归是先说出来了。
  
  *
  “你好,一共815円。”
  “好的。……诶?!……”黑子摸了摸口袋,又掏了掏书包,糟糕!钱包不见了!
  他左右看了看,收银员还是面带微笑等着,示意没关系,黑子正在困扰时。
  “给。”
  有人给收银员递上了张千元钞。黑子一愣,收银员找完钱他才反应过来那人帮他付了钱。
  穿着帝光的校服,招摇的金发还梳着奇怪的造型,脸上的妆也一点不低调。
  黑子恭敬地鞠躬,说了一声多谢。
  “请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明天把钱还给你。”
  “不用啦不用啦。”金发少年无所谓地摆摆手,“大家都是帝光的嘛。”
  少年说到帝光两个字,不自觉加了重音,故作随意的语气带着难掩的自豪。这让刚刚虽然得到帮助却并没有好印象的黑子莫名地有了好感。
  “请务必告诉我。”
  黑子再次鞠躬,坚持。
  这时有人在门外喊了一声,少年应了一下,又手忙脚乱扶正黑子。
  “你不要对我这么客气啦前辈,又不是什么大事嘛,正好刚打工回来领了薪水,我先走啦!”
  “请问怎么称呼你?!”
  黑子见那人走了急急问道,声音不自觉大了一些,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转身捂住了嘴。
  糟糕!想不起来有多久没这么大声音说过话了。感觉好奇怪。
  黑子放下手看向门口,金发少年回身朝他扬起无害的笑,使劲地挥了挥手:
  “刚入学的黄濑凉太!”
  
  才不是什么前辈。
  黑子看着那个叫黄濑凉太的人奔了出去,搭上同伴的肩。
  他还来不及介绍自己。
  拿过吧台上的香草奶昔,插上吸管用力吮吸了两口,甜腻的感觉顺着喉咙咽下去在胸口化开。黑子抿了抿唇。
  好像……挺好喝的。
  
  *
  这才是他们的初识。
  欠他的815黑子至今还没还。他在帝光当然是轻易便找到了黄濑。
  那时他正在网球场上,碾压性的胜利。
  最后,网那边的人都不动了。连围观群众都诡异地安静了。
  角落里偶尔传来几句小声嘀咕:
  “什么啊,那个人是怪物吧。”
  黑子看到那个叫黄濑凉太的金发少年,哈哈干笑两声,歉声道:
  “抱歉,我好像不想进网球部了。”
  黄濑把校服往肩上一甩,走出了球场。经过黑子的身边时,他想打声招呼,可黄濑就那么径直地走过,不看一眼旁物。
  反应过来的人群中有一拨开始喊着他的名字,囔囔着好帅。
  风吹起少年张扬的发,洒脱的身影吸引着少女心的尖叫,黑子却无法再用耀眼形容他。
  
  黑子目视了一会黄濑的背影,紧了紧怀中的篮球,抬头。网球场的围栏网格开了蔚蓝天空。
  
  呐,黄濑君,很寂寞吧?
  
  黑子就那么开始了黄濑的观察日记。看着他一个又一个地换社团。是什么时候发酵改变的心情,他已经想不起来契机了。
  有过几次简单的对话,一起上过体育课。自己始终没被记住也没被看到这点。倒是清晰得可以。
  *
  “小黑子~!刚刚超厉害的!”
  黄濑扑上来抱住黑子。
  诚实得愚蠢的黄濑轻易对他改观了,他不太清楚这样是好是坏。
  “你这样让我很困扰,黄濑君。”
  
  黄濑假装忘了曾被告白的事,又或者……真的忘了。
  黑子揣测不清他的心情。
  
  “什么?”
  黄濑整个人压在黑子身上,下巴抵在他的头上,声音满足而慵懒。
  
  “没什么。请放开我。”
  “不要!让我做小黑子的光我就放开~”
  “黄濑君今天第71次输给青峰君了吧?”
  “过分!”
  黄濑抱得更紧了。
  
  “黄濑君,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黄濑别过头,嘟着嘴嘟囔着:“小黑子还不是刚认识就让我困扰了。”
  
  黑子回过头看向黄濑,黄濑犹豫地斜看了他一眼,突然吻上他的唇。
  
  “黄、唔!”
  黑子的话还未说完,黄濑抬起他的下巴,把尾音吃进了嘴里。
  疯狂而绵长的吻结束,黑子缺氧的脑袋有些发懵。没听清黄濑在他头顶说了句什么。
  
  但是,他们就那么开始交往了。高调而秘密。
  
  *
  “什么——?!黄濑你是童贞?!”
  “当然是会想做色色的事情啦,虽然很多人告白,但感觉会有点恶心就算了。”
  盯——
  一群童贞未毕业一脸死鱼地盯着黄濑。
  黄濑突然涨红脸。
  “不、不是说纯情什么的啦!真的感觉会很恶心嘛!”
  没人在说你纯情啊你个死现充。
  一群童贞未毕业相视,点头,抓起招人愤恨的黄濑阿鲁巴。
  
  黑子在一旁笑了。
  
  “小黑子笑了!!”
  所有人都看向黑子。
  
  “并没有。”
  黑子面无表情。
  
  “明明就有吧!”
  
  “哦?阿哲笑很平常吧~”
  青峰掏了掏耳朵。
  “是吧。只有你没看过吧。”
  众人掏耳朵。
  
  “诶?!”黄濑看向黑子,“只有我?”
  
  “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黑子鞠躬。
  
  “等等我啦小黑子!”
  
  *
  
  “小黑子刚刚笑了吧!为什么只有我没看过啦!”
  “因为黄濑君太烦了。笑不出来真是抱歉。”
  “눈_눈。”
  
  “刚刚黄濑君是说……因为……很恶心才不做吗……”
  “对啊。”
  “这样啊……抱歉。”
  “什么?诶?!诶诶诶?!不是不是喔!不是说小黑子!是说其他人啦!”
  “谁?”
  “除了小黑子以外。”
  “诶。”黑子停了一下。
  
  “怎么了?”黄濑双手枕在脑后,“碰其他人想想就很恶心嘛~难道说小黑子会想跟其他人做吗?啊!!不可以喔!”
  黄濑突然抓住黑子的双肩用力摇晃。
  “想想都不可以!小黑子花心的话我就把小黑子从楼上丢下去然后自己再跳下去!真的会哟!”
  
  “吵死了。”黑子闪到一旁,嫌弃地扫了扫刚刚被抓住的位置,“每次都不做的人是黄濑君吧。”
  
  
  “全中赛期间小黑子不能受伤的吧?拿完冠军就来爱爱哟!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哟(๑>؂<๑)锵锵!”
  黄濑从书包里掏出KY和冈♡,炫耀。
  
  “请不要随便就拿出那种东西!”
  黑子抢了过来,塞回黄濑包里。
  
  “诶为什么?人家可是很期待的嘛!”
  
  “喂黄濑!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两人回过身,黄濑就被一群人拽到一边了。
  
  “想要独自跟黑仔回家吗。”
  “去便利店吧。”
  “黄濑请客!”
  “同意。”
  “诶?!为什么?!不同意!”
  “你是模特吧?”
  “有工资的吧。”
  “那也不要!”
  “捏爆你喔。”
  
  黑子看着几个人拽着黄濑,黄濑挣扎着一群人吵吵闹闹往便利店走。
  
  “阿哲!干嘛呢快点跟上来啊!”
  “是!”
  小黑子轻笑,追了上去。
  
  呐,黄濑君,现在还会寂寞吗?
  
——————
  ww泉总的跳楼梗笑笑就好不要认真。

评论
热度 ( 1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