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竹马篇06

我也常常怀疑这个坑这辈子能不能填上

————————————
  其实任宇一邀约的本意是想有一个新的开始。虽然无法控制的自我折磨不曾消停,可他没想陷在对程遥的单恋里过一辈子,从来就没有。
  架不住自己的情绪化。
  
  绝大多数的时候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但既然分手的话已经说出口,对他而言也没什么挽回的必要。
  
  不过许祌珅可受不了眼前这个人的神经质。
  “抱歉,刚刚的气氛是要分手?”
  “嗯,是分手。”
  许祌珅二话不说走进工作室拿起台上未干的摆件。
  “别碰!你手——”
  “分手礼物是吧?再见!”
  “许祌珅!你给我回来!”
  “怎么?想求本大爷了?没门!我看你整个一神经病!I QUIT!”
  “你手!快放下!”
  “none of your business!”
  “谁管你啊!放下!指纹!别留下指纹!”
  “FUCK!”
  许祌珅把东西砸地上转身就走,顺脚把他玄关的黄花梨架子踢翻了,狠狠甩上门,墙上程遥的画被震得掉地上。
  
  “你他妈的有病啊?!”
  “ALL YOUR FAULT!”
  
  *
  跑去挽救了被糟蹋得可怜的貔貅,任宇一捡起画扶起角几,小心查看确定没有损伤才松了一口气。
  心里盘算着跟年轻人谈恋爱真他妈辛苦,下次一定找个年纪比他大的。
  
  重新把画挂上去的一刻他犹豫了,满脑子都是程遥那难看的表情,像看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看着他。一咬牙把所有程遥的画撤下来全收进工作室里了。
  
  任宇一收拾妥了,满足地拍了拍画框。
  啊,大概可以卖个好价钱。好久没跟那些人联系了,回头先找雨司弟弟问问吧。
  开始妄想着自己数钱的样子,想着想着任宇一就蹲了下去,程遥这些年来各种厌恶的表情都浮现上来,他直接躺地上望着天花板。
  什么也不想想了。
  
  *
  “喂!喂!”
  “嗯……祌珅……?”任宇一揉了揉眼。
  “我回来看看你死了没。”
  “哈?”任宇一挠着睡乱的头发,还没清醒。
  “有人告诉我你就是个孩子,需要人宠着。不过我没那个打算。”
  许祌珅坐地上。
  “是你把我骗到中国的吧?那你就得负责吧?”
  
  “哈?!”任宇一这下清醒了,“是你自己跑过来的吧?!”
  许祌珅还没接话,任宇一爬起来光速查飞英国的机票。
  “嗯?护照?你英文名叫什么来着?”想半天无果他把填写的窗口直接扔给许祌珅,“快回去。”
  
  许祌珅捂着肚子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好容易缓过来,才说:
  “不劳你费心,回程票在后天。不差这两天,到时再分手吧。”
  任宇一没有回答。
  
  “你喜欢的人是他?”许祌珅指了指那堆画。
  摇头?点头?任宇一不想分享他的程遥。
  “oh,UCCU。啧啧……”许祌珅摇头叹气。
  任宇一被逗笑了。可开心不起来。
  
  许祌珅靠着任宇一的肩:
  “做吗?”
  “不做。”
  “我也不想做。只是有点想把精液射在那里。”
  “我大概会把你丢出去。”
  “真无情。”
  “那些卖掉够吃到我孙子辈的。”
  “可你不会有孙子吧。”
  “……我明天结婚。”
  “我当伴郎还是去抢人?”
  “伴娘吧。”
  ……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任宇一突然靠近他的耳边:
  “许祌珅。”
  “嗯?”
  “做吧。”
  ……
  
  *
  “任宇一?任宇一——”
  程遥呆愣在门口。眼前是赤裸的任宇一跟一个赤裸的男人交缠在一起,白花花的身体叠着身体。冲击太大,程遥一时大脑也被染成一片白。  
  圈子里不乏同性恋,程遥来往的人中也有同性恋。可这全都不及他的竹马在他眼前真枪实弹干炮的冲击大。
  “小、小遥?!!”
  任宇一停下了动作。
  程遥这才背过身。
  “抱歉,备用钥匙、那个……我、非常抱歉。你们继续。”
  一把年纪了还天真得想抽自己两嘴巴子,缓过神来程遥拔腿跑了出去。他担心个什么鬼!
  
  *
  “那是我男朋友。”
  “哦。”
  “我、那什么、你找我什么事?”
  程遥猛摇头,又离了任宇一十公分远。
  “你……你别怕我啊。不会对你做那种事的。”
  程遥尴尬地笑,还是摇头。
  “你不回去不要紧吗?”
  
  “我们分手了。其实。”
  “分、分手炮?!”程遥惊得喊了出来,又把钥匙赶紧递过去,“啊不好意思,好像不是我该管的事。我、我尊重你们的喜好的。钥匙,还你。擅自开你的门,真是非常抱歉。我真走了,再见。”
  
  程遥刚跑出去就被抓住了,吓得猛地扫开他的手。
  任宇一愣住,摸了摸发痛的手臂。一直痛到了心里。
  
  “抱歉……。说吧,什么事?说完我就走。”
  
  “没事。”
  “有事就说呗,跟我客气什么。你多少年没找我了。”
  
  “我……我打你手机……没人接……短信也没回……我去了酒吧……他们说已经好几天找不到你……然后……你知道,我很怕……没接电话……不好意思……”
  程遥磕磕巴巴说完,被抱住了。任宇一身上精液的味道让他有点作呕,他还是没推开。
  “吓到你了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任宇一一个劲地道歉。
  “你没事就好。”程遥推开他,皱眉,“抱歉,真该洗洗了。”
  任宇一反应过来,无言以对。呆呆看着对方告别走了。
  抬头望着暗下来的天。茫茫然。
  我又背叛了。真是活该被厌恶到死。
  
  那年程遥等着一个电话接通等了好几天,却只等来了另外一个的噩耗,在他怀里哭了一天一夜。自此落下阴影,电话绝对打到对方接为止。他一直把程遥号码设了特别铃声,生怕漏接任何一个。
  没有过特别的约定,可程遥知道他不会无故不接电话。
  
  看吧,报应不爽,老天都不肯给我一点希望。这种事都能被撞见。
  
  
  *
  “任宇一。不是我查你的背景,是你把我当背景了。unfair。”
  许祌珅已经收拾妥当,坐在客厅等他。
  “你今天乱塞英文了。你说你不喜欢这样。”
  “I can't take it anymore.it's difficult.”
  “是吧。”
  许祌珅抱了抱他,吻了他的额头。
  “you should move on.”
  他越过他走出门,轻轻带上。
  任宇一站着,自嘲笑笑。
  
  
  *
  “你该去找他。”
  “哈?”
  许祌珅抬头看信息板找着自己的航班信息,不想再看一眼身边那个男人:
  “找过了,接下来的路要往哪走才会有答案。”
  
  任宇一呆了呆,轻声自问道:
  “他那里没有第二种答案吧?”
  
  “no one ask,no one answer.”
  许祌珅说完潇洒转身,干脆得一如他万里迢迢满腔热情飞奔而来时。
  
  “到了给我电话!”
  任宇一朝他的背影喊。说到底,他并不想彻底失去他。
  许祌珅拔出手机卡扔了,挥了挥手示意再见,没有回头。
  有些东西太重了,他带不走。只能让它留在这个本该熟悉却陌生的国度。
  
  
  

评论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