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真遥】只是爱未讲

请不要在意标题,旁友入学一起抄抄抄。(不
qwq对不起,明明是生日却没有日♂段子。(喂喂喂

————————

*
  多少当年事,只是爱未讲。

*
“生日快乐。”
橘真琴的声音带着熟悉的笑意,跨越了相隔的海。
七濑遥看了看时间,不确定该怎么回答。
他的生日应该算过去了,还是没有?
日本已经接近1号的零点,而澳大利亚已经过了。

于是他选择了沉默。好在真琴也仍不那么在意。

“遥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确定,暂时没这么快吧。”
“又是这样啊。那……那就……”

*

两年前七濑遥去了澳大利亚。所谓的交流生,没有再回来。
在那之前,每年的生日两人都是一起过的。
这两年真琴生日的时候,遥会跟他说句生日快乐。
此前七濑遥很少会跟他说这种祝语,不管是什么日子。
但没有遥在的生日,才真的快乐不起来。

真琴想这么回他,终究只说了谢谢两个字。

橘真琴独自吃过了四个生日蛋糕,今天的是第五个,还是没有适应七濑遥不在这件事。

真琴还记得遥走的时候,正是樱花开得最好的时候。
他们的公寓旁有一棵樱花树,不如岩鸢的那棵繁茂高大,但也挺好看。
遥忘了关窗,花瓣落了一地。
他一边跪坐在地板上收拾着,一边询问真琴的意见。

真琴有点意外,正会被征求意见,他正看着七濑打扫樱花的脸出神。
“啊?问、问我吗?!都可以啊,只要遥开心就好了。”

“三个月。”
七濑遥深吸了一口气,拾起再次落下的最后一瓣花瓣。只是说了他要去澳大利亚,连时间都没说。真琴就说好了。
“这样啊。”
橘真琴抓了抓本就已经有些乱的发。咬了咬唇,想说的话又全都咽了回去。
并不是不能说自己刚刚不小心走神了没注意听他说话,而是不能说走神时自己在想些什么。

*

“真琴?”
“啊、啊?抱歉,那就……先这——”

“过了。”
在被结束通话前七濑遥突然急促地说发出两个音节,声音不大,但足够听清。

“诶?”

“已经过了。生日。你忘了。”

“哈鲁?!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电话那头真琴的声音慌乱紧张了起来,七濑遥轻轻一笑,他甚至可以轻易想象出真琴皱着八字眉慌张摆手解释的样子。

“呐,遥。我今天做了青花鱼。又失败了。超——难吃的。‘啊太好了,幸好遥不在’就突然这么想了。但是……但是这么想了之后……”
真琴的声音渐低,安静了下来。

“真琴?”

“就更想你了。总觉得如果听到遥的声音肯定不行啊,肯定就更难过了。还是休假去找遥再说吧,定了机票,最后还是又忍不住给遥打电话了。”

“笨蛋真琴。”

“嘛,没有办法的事啊。跟遥在一起二十年了,才分开两年怎么可能习惯。你起码得再给我十八年习惯遥不在身边啊。”

“想太多。怎么可能。”
“诶?!”

“我今年就回去了。”

“真的吗?!遥的东西我都有好好收着喔,还以为用不到了呢。”
橘真琴正坐了起来,开始絮絮叨叨说起回来以后的琐事。好像七濑遥明天就会回来了一样。

“嗯,我也不是很习惯。”
电话那头七濑遥插话之后顿了一下,才又说,
“没有真琴。”

——————

哈鲁生快!请快和真琴生一堆XD! 

今年的夏天没有Free,但我还想和你们一起再走几个夏天。|ω・)

上班忙成狗, 黄濑生贺又没生出来撒鼻息,不能哈鲁也没有啊!就这么想着赶着点临时撸的。已经11点多啦, 算不算赶上了呢?我也不知道。

赶生贺有些想写的没写,有没有续呢,我也不知道。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