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出轨 6

去年动笔写这个是因为身边好几个被领养的朋友,现实这种东西有时真的挺无奈,被一些事触动到,「谁都没有错,只是结果不太好。」这样的感觉真的让人觉得很糟糕。于是突然想写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养子的角色。

T T不过没写多少就没继续了。自娱自乐产物也还是争取写完它吧。

虽说禁LL。我还是很喜欢写兄弟啦TUT


前文
出轨1-4 
出轨5

——————

chapter 6

陈雨司遵守了诺言。最后一次。 
那天之后都睡在客厅。 
 
陈雨江考虑起了搬个两居室。陈雨司不乐意。 
 
“我乐意睡客厅。”陈雨司又一次把陈雨江翻找房子的网页关了。 
 
“你要考到宁大的话,不能这么住下去吧?”陈雨江思忖,突然想到什么,“在宁大附近买套房吧?嗯,我应该还可以负担个两居室。” 
 
“一室。” 
 
“随你。”陈雨江不纠结。 
 
陈雨司皱眉。 
“什么意思?你不去住?” 
 
“周末过去,或者你过来。我公司离宁大有点远,你住这也不方便。” 
 
“不去。我乐意远。” 
 
“好吧,你考上了再说。”陈雨江笑了笑,把查找宁大附近小区的网页关了,“考上了就直接在南门的学生公寓给你买一套当礼物?” 
 
“不要。我……”陈雨司闷闷不乐,“我只是想跟你住。不是跟你住……来宁城就没意义了。” 
 
陈雨江叹气,抓了抓陈雨司的头发。 
 
“别这样。” 
 
“我不会吵你。”陈雨司闷闷起身,趴回沙发床,“我……我也不阻止你恋爱。” 
 
陈雨司咬着唇,难过。只能难过。 
 
“你不能这样。” 
 
“我只能这样。”陈雨司固执,他的喜欢无处排解。只能艰难下去。 
 
“你这样我也……不会好过到哪去。” 
 
陈雨司沉默。久久才说: 
 
“我自己乐意,你犯不着有负担。我的事。你不用管。” 
 
“你是我弟。大孩子了,不要再这么任性了。好吗?”陈雨江讨好口吻。 
 
陈雨司却不买单。 
 
“雨司。”陈雨江坐到陈雨司旁边,“你知道你对哥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吗?” 
 
陈雨司继续咬着唇。他又何尝不是。 
 
“哥给你讲讲我的事?” 
 
陈雨司抱着陈雨江点头,陈雨江愣了下,想了想还是没推开。 
 
“我两岁的时候被收养过。因为那家人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又被送回去了。福利院这种事一点都不新鲜。有些是太皮。有些到处闯祸。其实我完全没什么记忆,只是知道发生过那样的事。所以……你出生的时候……” 
 
陈雨司埋进陈雨江怀里。 
“哥讨厌我。我知道的。” 
 
陈雨江顿了顿,轻笑。“还是害怕多过讨厌吧。” 
 
陈雨司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那种举目无亲的心情,你可能体会不来。看着你一点点长大,会叫哥哥,会走路,整天粘着我……我突然就想,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会把我当真正的亲人了。” 
 
“哥……” 
 
“虽然你说你后来一直知道。但我……” 
 
“我一直把哥哥当最亲近的人啊。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 
 
陈雨江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头。 
“我知道。但我一直把你当作唯一的亲人这么过来的。偶尔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得不知道怎么过下去时,只要听到你叫我哥,就会觉得莫名安心了。我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害怕的事就是,你知道我不是你哥。” 
 
陈雨司用力抱紧他。他小学一年级就知道了。 


“你说姨妈也真是有福,收养的孩子倒是难得的懂事乖巧啊,学习也好得一塌糊涂。”
“嘘,小司在呢。”
“小孩子哪听得懂。”
陈雨司本不在意只是在一边专心喝着自己的可乐听到小孩子哪懂就不乐意了,竖着耳朵听反复咀嚼。知道了惊天大秘密一样乐了好几天。
之后哥哥不是哥哥这件事又让他不高兴,就不说,他几乎整个小学阶段都以为这是他的秘密,哥哥不知道。
后来渐渐明白了被蒙在鼓里的只是他一个。但只要哥哥不跟他说,他就乐意装下去。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因为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哥哥,因为知道那个从小依赖仰望的人是同性恋,他才会潜意识里放任对哥哥的感情疯狂滋生演变成爱情。

“所以,你明白你对我的意义吗?陈小司。我一直都在尽力避免做伤害你的事,你却一副我就是乐意让你伤的样子往我跟前凑。”

“哥。对不起。可我……”陈雨司噤了声,他真的无法切身体会他的感觉,“我下周就回家。这周到宁大考试了。”

“嗯。好好考试。”陈雨江起身,帮他拉好毯子,“客厅空调这么对着吹会不会有点难受?回房睡吗?”

陈雨司摇头。有些事没做过可以忍,做过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现在跟陈雨江躺一起满脑子都是自己那天疯狂的舔吻和陈雨江隐忍的表情。

“嗯。晚安。”

陈雨司拉住他,陈雨江回头,“怎么了?”
“哥。晚安吻。”
“别闹。”陈雨江不想再纵容。

“你好多年没给我晚安吻了。哥,说好了每天。我这么多年换一天。不过分。”
陈雨江无奈,俯下身看着陈雨司半天不知道亲哪。陈雨司看他尴尬,闭上眼等。

“晚安。”陈雨江在他额头轻轻碰了下,飞快离开,算不上吻。
“我爱你。”陈雨司仍闭着眼,笑。
他们已经缓慢相处十八年,他一点也不介意再缓慢相处十八年。

陈雨江被一句我爱你问候得不是滋味,回房。
完全拿弟弟没办法。

四五岁的时候看电视的小孩有晚安吻,那时候陈雨司还跟陈雨江睡,趴陈雨江身上。
“哥。也给我个晚安吻啊。”
陈雨江就亲了他一下,敷衍。
“电视上不是这样的。要给我盖好被子,然后亲一下,还要说晚安。”
陈雨江只好照做。
“哥,以后每天都要这么跟我说晚安。不要我提醒了,那样就不好玩了。”
“好。”
之后真的每天睡前不亲他一下根本不肯睡。也不说,就眼巴巴地躺在床上捅他。
那样子也怪可爱的,陈雨江就真的每天跟他晚安吻了。

一直到陈雨司越长越不跟可爱搭边,他忘了的时候陈雨司也不在意了才越来越少直到断了。

陈雨江回顾过往细节,反省是不是自己太纵容了。几乎不怎么和别人相处,却独独哄着他捧着他顺着他。现在自己跟别人在一起了,陈雨司才会这么不高兴,甚至说爱他。
这是一道无解题。他不能重来一次对弟弟冷淡到底,看弟弟还会不会说爱他。

陈雨司回家了。陈雨江跟祈华的关系也自那天之后回归到了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
而关于喜欢。陈雨江越来越迷茫。

任宇一趁机上陈雨江家蹭饭。
“嘿,你弟终于走了。”  
“怎么?他不招你待见了?”陈雨江语气带着些微嘲讽的怒意,谁也不希望当面听到别人说自己家人不是。
“你别误会啊!明明是他不待见我啊,每次看我那样,恨不得把我撵出去我都不好意思来了,要不是你弟我都怀疑是你男朋友了。祈华都没那么不待见我。”
任宇一连忙解释。

“你长得就不招人喜欢。”陈雨江心虚,随口应。

“雨江。你怎么越来越能说谎了?我这长相有得嫌?不招人待见你419挑我?”
“因为你长得就419的样儿。好了。不提这事成吗?做梦都想忘了。”
“成。上次跟你说的混血帅哥记得不?嘿嘿,说下个月来中国看我来了。有戏。”
“你前天不还跟酒吧的服务员搅和吗?”
“哎,不提也罢。我这长相明明也不像没人爱啊,你说是吧?”

陈雨江把汤煲盖上,洗手出了厨房。喝了口水,靠坐在沙发。
“你可以试着专情一点。”

“我就说你们都误会我吧!我什么时候不专情了?你问问我前男友去,看我专情不专情。”
“传说中的那个吗?”
“嘿,你什么意思。当哄你啊?不信你当我男朋友试试,保管你不带后悔回味无穷的。”
“瞎贫吧你。”
“怎么?不乐意?不是跟祈华彻底吹了?”
“我跟他一直都这样。”
“最好是了。我有眼睛啊,老大。你的世界简单得像个平面多边形。”任宇一煞有介事地拿起笔比划,“我——祈华——你弟和李微——偶尔吃饭的同事朋友。没了。”
任宇一把各点连起来,在中间大大写了个你。
“你在偶尔吃饭的朋友里。”陈雨江拿过笔,把任宇一画的最大的那点划掉。

“喂!陈雨江!你别扭受啊!”任宇一不乐意了。


“还真是。”陈雨江笑了。

远没那么复杂,就家人。祈华。朋友。

“说回来怎么突然想通了,不眼巴巴跟祈华死磕了?”

“本来就没有。我们最近挺好。”

“扯吧你。又偷偷摸摸喜欢上谁了?我看你哪都好,就是喜欢暗恋这点不行。是不是喜欢本大爷啦?来,爷不会拒绝你的不要怕。”

陈雨江真没有。

“你终于放下了吧?最近已经不介意提他了啊。”

“嗯?”陈雨江好像突然有点懂了,“吃饭。禁八卦。”

“还是最喜欢你做的菜了。”任宇一大快朵颐,不再说揪心事。其实陈雨江厨艺一般,任宇一却说有家的味道,老往那里钻。


陈雨江回归沉默面貌。他几乎每次都不回应任宇一夸他的厨艺。家的味道……吗?他认为他身上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话说你一点都不关心我的事啊。”
“什么?”
“你对我的事就没有一点求知欲吗?”
“没有。”
“算不算朋友啦真是!”
“不八卦就不是朋友了?忍不住想说你就说。我听着。”
“不好玩。不说了。”
陈雨江继续沉默。完全顺从不说二字。


“暖饱思淫欲啊。雨江,我们要不要来重温下旧梦?”
“别想。”
“你不会只跟祈华和我做过吧?”


陈雨江突然想起那天陈雨司的舔吻,身子抖了一下。摇头把糟糕的记忆甩掉。
“我没什么兴趣跟你讨论做爱。”


“做都做了,讨论下又怎样。你有洁癖?”
“没有。”
“你拼命刷牙洗澡还吐了的样儿挺逗。”
“喂!敢不敢把那天忘了?”
“不敢。那晚对我来说还是挺值得记住的啊,就身体而言我觉得我们挺搭的。真的不考虑我?我挺帅的啊。我家也挺干净的吧?你有洁癖?你这几年都自己解决啊?”


陈雨江不搭理这个厚颜无耻的人。


任宇一喜欢调戏他的纯情,揽过他在脸上亲了一口,陈雨江却直接还了他一拳。

“你可以更无聊一点吗?发情到其他地方去。”


任宇一捂着脸夸张喊痛。也真的痛。陈雨江没留情面。

“开个玩笑嘛,这么大反应。”

陈雨江皱眉。

“我不喜欢这种玩笑。说实话,我也不喜欢跟one night stand的人做朋友。”

“不提就是了。”任宇一识趣去收拾了厨房。


陈雨江有他自己不高兴的原因,满脑子喜欢不喜欢洁癖不洁癖和祁华和任宇一和……陈雨司的吻,无序地不断反复。

十八岁少年呵。

陈雨江有种自己又栽了的错觉。仅仅瞬间的错觉。


祈华约了陈雨江没说去哪,直接开到了祈华楼下。他们曾经的家。 
陈雨江离开后就没回来过了。 
“下车吧。”祈华走到副驾打开车门,陈雨江还在犹豫,“我们在这开始在这结束。这里的结,我希望能解了。” 
 
陈雨江进了屋,却没有想象中难受。 
祈华从后面抱着四处打量的陈雨江。柔声开口, 
“有些话我以前没说完。我们要不要在房产证上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就像……结婚了一样。” 
 
陈雨江不知所措。小心挣脱了怀抱,坐到沙发上。还是以前习惯的位置。 


“我当初是想这么跟你求婚来的。什么都准备好了。结果你开口多少钱啊你又不是女人地跟我摊房款。”祈华笑得有些无奈,靠着陈雨江坐下,“现在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可当时觉得你不解风情透了。我还以为把第一次同居的房子买下来说要一起老死在这里是很浪漫的事。装傻卖萌跟我哥借来的钱自以为能浪漫一把结果卖了一回蠢。气都气炸了。”

“我……抱歉。”

陈雨江一直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人。家于他而言,自己有足够分量的主导权才能让他有安全感。祈华把他们的家买下来了,他实在感动不来,他一瞬间可以想象的全是以后吵架能听到“这里是老子的给我滚”之类的话。

“你没错。是我太自作聪明了。我要是直接简单粗暴地说我们结婚吧然后一起商量在哪买房去哪结婚。或许我们就可以……算了。不说这个。”祈华把房产证放到陈雨江手里,陈雨江推了回去。
“拿着。不用现在回答我。也不用浪漫。什么时候愿意了,随时给我拽一电话就说,给爷滚过来去房产证上加个名儿。半夜三点也没关系。”

陈雨江轻笑出声,想起自己上次的羞耻play。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难堪。
大概陈雨江的世界真的是简单粗暴的,每个人都说他简单,他以前不苟同,但现在他自己也不大懂了,他似乎真的喜欢简单粗暴。

“是我没好好看明白你。”祈华躺在陈雨江腿上,抬手摸了摸陈雨江的脸,“ 从小到大收到那么多表白,听过那么多浪漫的话。可是……老子他妈的想见你不行啊。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听最感动的情话。”

“不是情话。”陈雨江别过脸,躲开祈华的手。


“随你。”祈华不计较,翻了个身,抱住陈雨江,贴着他的小腹,“雨江……我真的好爱你……好爱好爱……怎么办……”

怎么办……陈雨江不知道。仰头假寐。他不知道……

是祈华没看明白吗,他有些心虚。祈华没看明白还是自己不想让他看明白?

祈华根本不知道陈雨江的事。连他和李微的关系他也都没告诉过他。
孤儿。

不仅仅害怕被同情被嫌弃,更是害怕随之而来的层层挖掘让他所有隐秘的情绪全全暴露在祈华面前。
骨子的自卑与自傲一旦被看穿。就唯剩可怜了。他太害怕。

祈华撩起他的T恤一角,摩挲着他的腰际,轻喃着,我想你。


陈雨江感觉一股燥热在小腹散开。瞬间想起陈雨司的舔吻,他猛地睁开眼,身下的人是祈华,他突然安心松了口气。
熟悉久违的感觉。些微害怕夹杂隐隐期待,一如初次做爱的故作镇定。

“可以吗?”祈华的手顺着尾椎往上温柔抚摸着。

陈雨江轻咬着下唇。犹豫。
祈华只是轻轻抚摸他的背,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耐心。

陈雨江抬手,捏紧,放松,最终落在祈华背上。伸入衣服内,肌肤相触指尖颤抖。

祈华脱了陈雨江的T恤按倒在沙发,欣喜若狂。啃咬着他的锁骨。那是他最喜欢的部位。

“嗯……轻点。”陈雨江吃痛,缩了下身子。

祈华从脖颈间起来,额头抵着额头,笑。
“抱歉,激动过头了。雨江。”祈华拉起他的手,十指相扣,亲了亲。这一次,他要好好久久地看着他。

陈雨江躲开祈华亮得不可思议的眼。

“我……我其实还……”

祈华温柔了神情。趴在陈雨江胸口。
“没事。不急。”

陈雨江深深吸了一口气,把祈华拉了起来,捧着他的脸,“做吧。”
闭眼吻上他的唇。

祈华呆愣没过秒占回主导权。激烈持久的舌吻。祈华舍不得放不开。
陈雨江突然用力推开他。

“等、等下!”

翻身对着垃圾桶拼命干呕。

“雨江!怎么了?”祈华拍着他的背。

“对……对不起。”陈雨江躺在沙发喘气。难过。

“怎么了?哪不舒服?走,去医院看看。”

陈雨江摇头,躺着不动。重复了对不起。

祈华愣了下。明白过来。

分开前一个礼拜,陈雨江也这样。他大半夜硬带着他去挂了急诊。没查出什么问题。问他哪里不舒服,陈雨江只是摇头说没事。有点累。

有点累这个理由就让他们一个礼拜没亲近过。连日常的吻别都没了。

祈华突然明白了。颓然坐着。

“你早知道了?”

陈雨江笑了下,“不早。一个多礼拜。”

“你居然想过忍下去?”祈华哑声,鼻子酸的厉害。

“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陈雨江轻笑出声,把衣服穿上。颓败的样子不比祈华好到哪去,“不知道怎么办而已。”

祈华看着陈雨江,懊悔不能形容。

“真糟糕。”陈雨江抬手用力揉了揉双眼,就那么遮住自己的脸,“怎么办。”
不是问句。没人可以问。
他想接受祈华。身体不配合。

祈华靠躺在陈雨江身上。
“打我一顿好吗?心里难受得慌。”

“我很乐意,没力气了。”

祈华笑。
“你弟呢?快叫他过来。”

陈雨江垂了脸色。对啊,弟弟呢……
回去后陈雨江没给他电话。陈雨司也只是到家时说了一声。两个礼拜过去了没有音信。
陈雨江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五月底,6月6号高考了。

“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陈雨江点头。坐上车,祈华越过身子帮他系好安全带,吻了他的脸。陈雨江僵了下。
祈华无害地笑笑。
“我可不会因为你恶心跟我做爱就当你没答应过我了。”
“我没——”
“你有。”祈华固执,轻啄了下唇,“不急着做。我们还有一辈子可以慢慢来。”


到了楼下一路的沉默陈雨江终于打破。
“我不行,对不起。每个人都让我离你远点,我确实……我……”陈雨江捏了捏拳头,“虽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我确实还是想跟你在一起。我尝试过了,但我好像真的做不到。对不起。”

“嗯。”祈华轻轻应了声,“不用强迫你自己。”
祈华固执要送他上楼。
“我们还是……算了吧。祈华。”

“你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你考虑重新跟我在一起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要我这辈子都不做爱也没问题。明白?我们慢慢来,不着急,如果最后只能算了也是我活该。但你才刚接受我要我现在就算了,不现实。对吧?”

“我……我喜欢别人了呢?”

“那也没关系。”祈华扬起惯有的笑,“我乐意给你当备胎。备胎到老。”

陈雨江关上门。把祈华的笑隔绝门外。难过。


——————————————
感谢忍受到这里www

后续
出轨7

评论
热度 ( 11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