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生日限定恋人

  之前原耽的梗。好像写原创看的人更多,虽然看到评论会很开心但没有原作加成完全没有那个动力写。同人原动力怎么就这么足_(:з」∠)_
  所以就很能理解那些不交稿却在摸鱼同人以为我没看到的作者了(并不能
  
——————————
  “早。”
  七濑遥靠近他,橘真琴跳开了好几米。
  “早。”
  “真琴真是个胆小鬼。”
  “才不是什么胆小鬼。”
  “那是什么?”
  “比起恋人更想做个朋友罢了。没有其他理由。”
  “为什么?”
  “都说了没其他理由。”
  “那结束昨天那种事也可以?”
  橘真琴跟七濑遥是生日限定恋人,一年两次的炮友,回想不起来这是第几年了。刚过完七濑遥的生日,结束了恋人的身份。
  “要去游泳吗?”橘真琴假装没听懂,岔开了话题。
  “好。”
  
  七濑遥公寓旁的泳池,真琴在那里做教练。
  “我也到这里打工好了。”
  “哈鲁还有很多比赛吧?”
  “还好。你……真的放弃竞技泳了吗?”
  橘真琴一头扎进水里,冒出头。
  “也谈不上放弃吧。并没有正式踏入过那个世界。”
  “总是这样呢。”
  “诶?”
  “把我拖下水,又自己跑掉。”
  “没有吧?”
  七濑遥游了出去,不再理他。
  很多年前,是真琴先吻了他。
  *
  那天橘真琴到七濑遥家里过夜,以庆祝七濑遥生日的名义。
  并排的地铺,两个人面对面聊着天。暧昧的距离,橘真琴凑上去吻了他。七濑遥没拒绝。柔软的触感让他欲罢不能。
  小心翼翼的青涩亲吻越来越大胆,舌头撬开牙关的同时他的手也滑进了遥的衣内……
  为彼此服务射了之后,其实也没有更进一步。并不是不知道怎么做下去,只是还没有那个勇气。
  整个过程,两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七濑遥满足地抱着他,沉沉入睡。
  醒来时真琴正在厨房忙活。
  “早。”
  “早安,哈鲁。”
  七濑遥走近他,他却解下围裙把早餐一放闪身出去了。
  “我回去准备一下去学校了,路上等你,哈鲁不可以泡澡泡太久喔?”
  七濑遥愣住了,橘真琴已经出去了。他才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哦了一声。
  如果不是橘真琴的刻意疏远太不自然。他都要以为昨晚的事情都是他的梦了。
  
  两人的天台午餐时间,橘真琴如往常一样说着一些也不知道七濑遥有没有在听的事。
  “真琴。”七濑遥打断了他,“还是先谈谈昨晚的事吧?”
  “诶……?”
  “你这样算什么?后悔了?”
  “不不不不是……”
  “那是什么?”
  “生……生日服务之类的?”
  “我不需要!!”
  七濑遥把便当盒一扔,走了。
  橘真琴手忙脚乱收拾,跟上去。
  “哈鲁~饭才只吃一点点啊。”
  
  橘真琴装傻,七濑遥也只能陪着演戏。直到橘真琴生日那天,他以“生日服务”之名,跟真琴做了。
  
  就这样开始保持着奇怪的生日限定恋人关系。每年只有那两天会亲吻做爱牵手拥抱,出去做一些恋人才会一起做的事。
  直到现在实习工作了。
  *
  松冈江跟橘真琴同一所大学,现在也在做社团经理。
  “烦死了啊,现在住的地方到期了,续约要涨租。”
  “我那边房租和地段还不错。昨天刚决定搬出来跟哈鲁一起找个稍微大点的地方,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那里看看。”
  “你们要同居?!”
  “不是啦,合租。”
  “真琴前辈,说真的,你没有跟遥前辈在交往吗?”
  “没有。”
  “诶~为什么?你说过你喜欢遥前辈的吧?”
  “总觉得恋人还要顾及彼此的情绪,为对方妥协,也会不自觉干涉对方。朋友的话就不会这么在意对方,两个人都轻松很多不是吗?”
  松冈江不是很明白,摇头。
  “喜欢的话不就会想独占对方成为恋人吗?”
  “诶?是吗?”橘真琴瞪大了一下眼睛,“可是我更想看到哈鲁说「Free」的样子。至少到现在都是。”
  “诶~”松冈江拨弄着自己的发梢嫌弃道,“那样做恋人不是很无聊吗?”
  橘真琴笑得温和。
  “所以都说了,我们不是啊。”
  
  橘真琴从大学出来,到七濑遥那接他一起过去贵澄那边看房。
  刚进中介所,贵澄就凑了上来,热情无比。顺便挽着橘真琴的手就要到旁边说悄悄话。
  七濑遥拖着真琴往外走。
  “果然还是换一家中介吧。”
  
  “哈鲁~”
  橘真琴几乎是用抱的把七濑遥抱了回来。
  “两人合租的话,想要一室还是两室?”
  “随便。我只关心厨房和浴室。”
  贵澄微微皱眉。
  就是这种客人最难搞了呢,总说得好像自己要求很简单其实很挑剔。
  “真琴。那你来说吧。”
  “两室的吧,浴室要大一些,洋式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最好还是和式,厨房一定要是天然气,旁边有游泳馆和樱树。浴室能有个窗靠外面就更好了。”
  “说半天都是遥的要求啊?你自己呢?”
  橘真琴看向七濑遥,视线对上,笑道:
  “只要哈鲁满意就可以了。”
  “嘁。”
  “好咧,那我去筛选一下。你们先到旁边逛逛,准备好了联络你们。”
  “辛苦了。”
  两人道别出去。
  “不用这么迁就我。”
  “并没有。我本来就对住的地方没什么要求。”
  “啊对……”七濑遥恍悟,“忘了真琴不是顾家的类型呢。”
  “这说法听起来怎么有点过分。”
  “可是是事实。”
  “毕竟闷在家里很无聊嘛。”
  七濑遥望了他一样,意味深长。
  “跟我一起住没关系吗?”
  “诶?这个时候才问这个?当然没关系了。”
  “真琴还是不打算找恋人吗?”
  橘真琴笑得温和,答得理所当然:
  “当然不会找了。我喜欢哈鲁啊。”
  “真是狡猾。”七濑遥别过头,“我可是可能会找的。恋人。”
  “嗯,没关系。只要哈鲁喜欢。”
  七濑遥不满地哼了一声。
  “我真的——”橘真琴还未解释,手机响了。是贵澄,让他们汇合看房。
  几番折腾下来,还是选了洋式装修的两室。尽管期间对两室的坚持让七濑遥有些不愉快,还是签约了。

  “哈鲁你不介意了吗……”
  刚搬完家,橘真琴问得小心翼翼。
  七濑遥倒了杯茶,边喝边坐到餐桌前,把租赁合同推到一边。
  “至少未来五年我们会住在一起,不是吗?”
  
  橘真琴拿起合同收进了书柜底下,顺便收拾起还未收拾好的杂物。
  “嗯,只要哈鲁没有其他想法。”
  
  “喜欢一个人没必要太在乎在一起的形式吧?”
  “是呢。”
  “不管以什么名义,只要互相信任就没问题了,我最近开始这么想。”
  “是呢。”
  
  七濑遥走到橘真琴身边,蹲下来跟他一起收拾。
  “所以,就算是恋人也没关系吧?”
  
  “也……是呢……”
  
  End.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17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