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五岛黄昏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长情更像一种惯性,很难也很懒于再去喜欢新CP。
  
  *
  半田清是个不太会计算时间的人。不管日程安排还是截稿死线,都是川藤帮他安排的。自己对时间的概念基本局限于日出日落。

  所以没有旁人提醒的时候,他也不会去想离开东京多久了。
  时间就是金钱的川藤则完全相反。他有自信自己对金钱的追求远超过半田对书法的追求。
  那混蛋要是还有追求就不会待在那破岛上了!
  “川藤先生?川藤先生?”
  “干嘛!”
  “文、文件被您戳破了……您在生气?”
  “没有!再去打印一份!”
  气死我了!
  “这……这是今天第、第三次了,如果您心情不好可以休息一下!”
  川藤一个眼神把小实习生吓出了办公室。
  
  “区区一个混蛋半田清敢毁本大爷的约!”
  失去川藤事务所最有看头的年轻书法家,川藤鹰生脑内的计算器根本停不下来。
  这损失他一定要从半田清身上讨回来!
  
  *
  混蛋!还不来道歉!求我重新收留他!没有我他那小日子怎么可能过得下去!
  川藤第很多次又一次看了手机。没动静。
  
  川藤从愤怒到伤感又到愤怒,半田还是没有联系他。
  明明给他寄了新手机。
  
  *
  与此同时另一边——
  “老师老师!这是新手机吗!”
  “川藤送我的。果然还是在担心我嘛,我就说川藤是个好人吧?”
  “嗯!”
  “美和,能帮我卖了吗?”
  “不可以!”
  “卖了?!!”
  “手机对我也没什么用,除了家人只有川藤会找我了。正好积蓄花得差不多了,今后不靠老爸和川藤的生活会很拮据啊。”
  珠子失血过多瘫倒在地。川藤先生是你的唯一……
  “卖了不还是川藤的钱!”
  “他送我的没什么关系吧!”
  “不可以!”
  “有什么关系!全新未拆啊!”
  “不是那个问题!”
  ……
  
  *
  川藤来到岛上是一个月后的事了。
  时间就是金钱,我为什么非得因为那种家伙浪费宝贵的时间!
  处理完工作又一番折腾到了岛上已经是黄昏时分。
  还未到半田家,就听到沙滩上的吵闹声。
  半田和那群小孩在沙滩上写字。
  笨蛋,海水一冲就没了。浪费。
  川藤躲在路边远远看着他们。
  他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过半田用这样的表情写过字。
  是完全发自本心,不考虑其他一切因素,即使几分钟后就可能会被海水冲掉也没关系,纯粹的写字。
  在只把钱挂嘴边的他这里,半田是不可能这样写字的吧……?
  可恶!在写什么写得怎么样好想过去看看!可恶的半田!
  “川藤先生?”明彦看到川藤过去搭话。
  “啊是你啊明彦。”
  “来找老师吗?”
  “他好像过得不错,暂时不去打扰他了。”
  “不,他非常不好喔。完全是根本没办法自理的废柴大人。”
  “果然是这样吗……”
  川藤不着痕迹叹气,果然离开他身边不行吧。
  明彦推了推眼镜,高深道:
  “不过这大半都是川藤的错吧?”
  
  川藤愣了愣,心虚懒得搭腔。
  人小鬼大的臭小鬼。
  
  “就放手让他长大不好吗?”
  
  “你是让我回去吗臭小鬼。”
  
  “只是建议。”
  
  “也是呢。就算是半田也会有他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能明白就好。”
  “真不想承认自己被小学生教训了还在听小学生的建议。那我就先走了,不要告诉别人我来过。”
  太阳已经大半沉入了海里,半田和那群孩子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川藤转身离开只留下男人深沉成熟的背影,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的影子定格了——
  不,没有回去的车了。
  “明彦。你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收留我吗?”
  
  
  End.感谢阅读

  还有一点
  *
  “教你们写汉字名字吧?就在沙滩上写!”
  “沙子写字!奈榴要写阳菜的名字!”
  “那阳菜也要写奈榴的名字!阳菜最喜欢奈榴了!”
  “奈榴也最喜欢阳菜了!”
  “那就写喜欢的人的名字吧?”
  
  
  “老师,你写的是什么?”
  “川藤。”
  “老师喜欢川藤先生吗?”
  半田一滞,突然想到什么。缩到一边抱着自己一身阴郁:
  “在岛上太久了,差点忘了我除了川藤没有其他朋友了。”
  好可怜……
  “趁海水冲掉之前拍个照给川藤看吧!啊……手机卖了……”
  几个小孩眼神毫无聚焦点地盯着半田又蹲到一旁缩着身子。
  虽然老师看起来好可怜可是完全不想可怜他……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