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玉泱视角】春风送暖入屠苏

开始吃古三的兄弟前再回味一下我大本命师兄弟
今年快乐!

*
师尊平日一向自律,甚少饮酒。只是每每除岁之时,便到这练剑台独饮屠苏,有一年喝得酩酊大醉,直接在这剑台睡着了。
我想这跟素未谋面的师叔有关,但妙法长老不让多问。
执剑长老的事师尊很少说起,也不让别人说起。
执剑长老之位空悬多年,私底下的议论还是很多,他们都说那位师叔已经不可能回来了。
也就是说“不在了”。
但我问他们那位师叔当年去哪了,怎么会“不在了”。却没有人知道。
只知道那位师叔走了之后,原来的执剑长老也走了。
是师尊的师弟和师尊。

师尊坚信那个人会回来,却不愿意听到和那个人有关的任何消息。这些事师尊一定自己都知道了,不想听到别人说出来罢了。
但不愿意听,师尊自己却喜欢往南疆跑。
听说师叔是南疆人。

下山我还是常常打听师叔的下落,有次在琴川遇到一位听到天墉城就失神的商人,但说到那个人,知道师尊还在等他回去,他就沉默了很久,才说他也在等他回来。

也许那个人真的还在,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回来见师尊。我开始这么相信。

今年,师尊也一个人在屠苏相伴下迎来了新年。

我也辗转知道了,屠苏是那个人的名字。

评论 ( 7 )
热度 ( 14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