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自卑者的个人礼仪

爱情总是写出来的才好玩,结局终归自己掌控。谈出来的最终总剩下无趣。
总想着怎么弄哭真琴,偶尔也要弄哭一下哈鲁啊。
  
  *
  橘真琴笑着推开了酒,未成年的借口屡试不爽。
  酒品不佳的七濑遥就在身边喝着酒,他还是清醒一些比较好。是他酒品真不行,倒不是担心联谊出什么火花来。
  反正性向不和,七濑遥不会对那些女生感兴趣。
  相恋分手都在大一,十年前就老夫老妻的他们也谈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恋爱。
  分手的原因很简单。
  一次无谓的争吵,七濑遥又一次说了分手。
  他没有挽留。
  就跟在一起时一样随意地,他们分手了。
  但除了没有了耳鬓厮磨的亲昵,他们之间的相处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橘真琴依旧每天看着课表去叫七濑遥一起上课,闲暇时间也大部分在一起。丢了男朋友的身份,代言人的职位他没舍得丢。
  
  “真琴……”
  三杯whisky下肚,七濑遥基本不省人事了,直接躺进橘真琴怀里。
  有了照顾人的借口,橘真琴也就轻易借口离场。最优质的两人一走,女生那边很快就兴致缺缺了。
  
  “真琴……果然喜欢女生吗……”
  七濑遥趴在橘真琴背上,口齿不清地抱怨。
  “不知道。”
  橘真琴拦了辆出租,把背上终于安静下来的人塞进后座。
  他又没喜欢过七濑遥以外的人。怎么知道。
  

  *
  “周六来联谊吧小真琴!你肯来女生那边一定能提升好几个level!”
   “你们自己玩,别拉上我了啦。”
  “小遥也去喔?”
  “遥?”
  “我就知道小遥去的话你一定没问题啦!”
  叶月渚拍着胸脯自夸。
  “你也这么跟遥说了吧?”
  橘真琴笑得无奈,八字眉微微倒垂着一副可怜的样子。
  
  “拜托拜托!千万不要跟小遥说!我还要在这个学校混的你就和小遥帮我撑撑场啦!跟女生们说了你们是我的青梅竹马一句话的事啊!”
  
  “好啦。你也跟遥这么说了吧?”
  
  叶月渚用胳膊肘推了他一下。
  “小真琴还在喜欢他啊?”
  “没有的事。”
  “瞒得过小遥那种没有自觉的笨蛋瞒不过我的啦~”
  
  喜欢啊。喜欢又能怎样。也仅仅是喜欢罢了。
  
  *
  一进七濑遥公寓就能看到他们小学得奖时的照片。老实说,他的酸味比开心多。
  七濑遥心里有个人,不是他。他知道。
  尽管如此,他还是愿意在他身边。
  是情深还是性贱,一体两面就看你怎么说了,橘真琴不计较这些。
  关乎感情,他不计算投资回报率。
  “真琴……别走……”
  “好好好。不走。”
  橘真琴随口答应着,把七濑遥安顿好,他就回了自己房间。
  分手后他其实尽量减少在七濑遥房间里待的时间了。短暂的回忆那么多,说完全当没发生过、忘记了,那是在骗自己。
  
  听到关门的声音,七濑遥裹紧被子,已经没有追上去的力气。
  “骗子……”
  
  就像答应他在一起的话,也不过随口说说而已。
  
  *
  「七濑君,早上好。昨晚没事吧?」
  「没事。」  
  联谊时七濑遥轻易交换了邮箱,因为对方小声说了想要知道橘君的事。
  「虽然有些冒昧。请问橘君出国的时间定了吗?我想在那之前跟他说……」
  七濑遥瞬间清醒了。
  出国?他什么都不知道!

  几乎是撞开了橘真琴的公寓门。
  “遥?!!你起来了?今天周末喔,还想让你多睡一会——”
  被抓起了领子,橘真琴完全状况外。
  “你又要逃到哪里去了?!”
  “诶?逃?”
  七濑遥把手机屏幕塞到他面前。
  “遥知道了啊……”
  “又是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是不是……”
  橘真琴慌乱摆着手否认。交换生申请其实很早就提交了,想要说的时候七濑遥跟他闹分手,也就失去了说的时机,反正不一定过。后来又觉得好像也没有说的必要了。
  其实谁都没特意说过,那个女生一起提交的申请,所以有过几次交谈。
  脑内过了一遍解释的话,又忽然觉得也没什么必要说了。看着眼前愤怒的七濑遥,他其实并不太能理解他愤怒的点在哪。
  眼前这个人明明并没有那么在乎自己的吧。
  
  “就算我不在,遥也没关系吧?”
  橘真琴轻轻一笑,落寞。
  类似的话第二次说出口了,想过的次数已经数不清。
  但想过和说出来可就完全不一样了。七濑遥彻底炸了。
  
  “说多少次了啊!你很麻烦啊!如果没关系我干嘛追到这里来啊?!”
  七濑遥吼了出来。
  “我喜欢真琴啊……”
  七濑遥低下头,眼泪不听话了。
  “遥……”
  “可是真琴永远都有我不知道的自己的生活……就算在一起了也跟哄小孩一样……”
  眼泪啪嗒啪嗒直掉,七濑遥没有抬起头的勇气。这种样子太逊了,一点都不像自己。
  就像之前每一次看着真琴一直想要逃离自己的世界一样惊慌失措。每一次离开都让他慌张到不像自己,那人却还毫无自觉。
  他不知道还要说多少次、还要追多少回才能留住真琴。
  “我知道我这么麻烦让真琴很累……可是、”七濑遥抬手擦掉眼泪,“可是真琴不在的话——”
  
  突然被抱住。
  “在的。一直都在。”
  
  “都是你的错啊!”
  七濑遥埋在橘真琴胸口,鼻涕眼泪全往他身上抹。
  “参加什么比赛什么俱乐部什么游泳部、来什么东京!全都是你的错啊!你还一直要跑掉!”
  
  “抱歉。不是什么出国那么夸张的事啦。”
  “那也是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啊!”
  “交换生。两个月而已。”
  “诶——把我的眼泪还给我啊可恶!”
  “抱歉抱歉。”
  橘真琴蹭着怀里的人求饶。
  “你刚刚是不是又觉得自己比不上谁了?”
  “没有。”
  用着没有自信的借口一次又一次无视遥对自己的迁就和重视。橘真琴没有承认的勇气。
  “嘁,才不信。”七濑遥挣开怀抱,走向料理台,“我很不开心,但我还是决定给你做早餐。让你内疚。”
  
  “谢谢,遥。我——”
  “就这样吧,别勉强了。你……喜欢女生吧……”
  “没有勉强。”
  橘真琴又说谎了,他勉强了。
  他根本没有自信。他根本不信七濑遥会喜欢自己,他根本不信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他那么在乎的地方,他根本不信他跑到天黑就为了找他,他根本不信他来东京是为了他。他更加不信七濑遥那天的“我们在一起吧”是真的想跟他在一起,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可是他想为七濑遥勉强一次。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女生,从小到大我只喜欢过遥一个人而已。”
  
  “喜欢……过?”
  七濑遥停了手里的活。被这个过去时弄得不是滋味。
  
  “不是、一直喜欢!不管遥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请再次跟我在一起吧!”
  
  七濑遥火气都被磨没了。“再次”比第一次需要勇气,少了荷尔蒙的冲动,多了能不能走到未来的顾虑。
  叹气。
  他真的很难想象跟这样的真琴……
  
  刚转身,未说出口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吻吃进了肚里。瞪大的双眼,看到的是真琴超近距离的深情。
  一吻结束,橘真琴睁开眼,是七濑遥红透的脸和掩不住的心跳声。

  “抱歉。让遥喜欢上我这种胆小又麻烦的人。”
  
  七濑遥轻笑。
  “没办法呢。谁让我长这么大也只喜欢过真琴一个人,不知道要怎么喜欢别人啊。”
  
  橘真琴把他再次拥入怀中。
  心跳不骗人。
  
End.

总觉得橘真琴是七濑遥面前限定的自卑者。
不管是小学的“就算我不在遥也没关系吧”、初中极力想证明的我游泳不是因为遥、高中的我有我自己的未来遥也会有,一次次失败了他还是一次次想逃走。跟遥给的明确回应没有关系,自卑者自以为是的个人礼仪罢了。遥表现得再怎么没他不行,他高兴没两天就又会陷入“哈鲁才不可能那么在乎我呢”的自我迫害妄想里。

之前说过的:被保护者想成长为保护者,真琴像是那种没有自信的暗恋者,告白前要备好几套说辞,表明“我喜欢你但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因为我也不是那么喜欢你”

可是总想着彼此全身而退的恋爱怎么能行啊笨蛋|ω・)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