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交换日记

遥真遥无差,反正没有啪啪啪。
文野氪了5k+円没出正月虎食契没出双球ES四十连也没出飞机耳mika,节分肝了600w+pt也透支了咸鱼一整年的肝力。果然同样是挥霍浪费时间的手段。撸文还是比肝辣鸡脸游好。至少不费钱。所以,回来撸文了。
————————————

  在家门口分手前,橘真琴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本子,红着脸低着头递给七濑遥后,就跑回家了。
  “哈鲁回家再看喔!”
  七濑遥拿着本子,扭头看着跑进家门的真琴。
  笨蛋吗。难道我要站在这里看?
  无奈叹气后,七濑遥把本子塞进小书包里,双手拎着书包肩带往石阶上走。
  橘真琴和七濑遥在写交换日记,老师配置的作业,邻居又邻桌的他们很自然就一组了。
  
  日记的最后,隔了一小段空白,还有一句:
  「虽然交换日记的作业已经结束了,但真琴可以跟は、遥继续写下去吗?」
  还在自称名字的真琴,把假名的哈鲁划掉重新写了「遥」的汉字。
  
  *
  七濑遥把日记合上。放回了书架顶部的箱子里。
  他人生第一次dokidoki的感觉,大概就是看到真琴划掉假名又重新写上汉字「遥」的那刻吧。
  「我有了一个很在意的人。如果告白会失去亲友关系,哈鲁会告白吗?」
  七濑遥仰靠在椅子上半天,趴回桌上写下了回复。
  「不会」
  交换日记这么麻烦的东西,我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啊。
  他现在满脑子都在过滤橘真琴身边足以让他称之为亲友的女生。
  好像并没有他认识的。
  即使写了这么多年的交换日记,橘真琴的人际关系还是不如他干净得他一清二楚。比如亲友那栏他能填的名字也只有「橘真琴」一个罢了。
  
  他不知道的女生……可能是篮球部的同学?
  七濑遥把日记往前翻了翻,他记得确实有提到篮球部经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
  我真是笨蛋。让笨蛋真琴跑去打什么篮球!
  七濑遥用力把日记合上,生气。
  
  七濑遥叫开了橘真琴的窗户。
  “哈鲁、还没睡吗?”
  橘真琴拉开窗,还未跟他打完招呼就被七濑遥突然扔过来的东西吓到。
  “呜哇!哈鲁你干嘛啊这么厚的本子砸到会出人命的!”
  “这不是躲开了吗。”
  “真是的~”橘真琴捡起日记本用袖子擦了擦灰,打开。
  「不会」
  只有短短两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没写。
  “哈鲁怎么又什么都没写。”
  “跟笨蛋真琴没什么好说的。”
  七濑遥哼了一声别过头。
  “是吗……”橘真琴低头,有些小失落。
  
  “真的那么喜欢的话去说不就好了,问我干什么。什么都要问我,反正真琴最后还不都是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了。”
  七濑遥扭头走回床上躺着。只有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才会被笨蛋真琴笑眯眯的外表骗了。总是牵着别人的鼻子走让人做些麻烦事,自己想干嘛就干嘛,温柔个鬼!
  
  *
  「10月10日,星期六,晴
  今天打算跟喜欢的人告白。
  不管结果怎样,希望能跟那个人保持原来的关系。毕竟就算不是恋人,他对我而言仍是很重要的人。
  本来昨天就想说了,又或者应该说更早之前就想说了。但太熟悉了很多话反而不好开口了吧。
  他今天的表现又让我有“他是不是也有点在意我”的错觉。
  但果然“喜欢”这种事没有好好地、切实地说出来的话,是无法传递给对方的。
  “是我想太多了”和“一定是那样的”之间是无法靠猜来猜去平衡的吧。
  果然,他说的没错。想说就去说不就好了。
  
  给哈鲁的话:
  既然哈鲁说了想说就说了,我喜欢你。」
  
  橘真琴写完合上日记时,才注意到扉页上多了什么。翻开。
  「你是我的!笨蛋!」
  是七濑遥愤怒潦草的笔迹。
  
  橘真琴呆了呆,随即笑开了。
  
  *
  躺在床上的七濑遥被窗外突然扔进来的东西惊得坐起。
  “笨蛋!扔之前说一声啊!”
  
  七濑遥看了一眼橘真琴扔进来的东西,日记本封面被“喜欢你”几个大字填满了。
  
  他跑到窗前,橘真琴站在对面,一如既往的笑:
  “重要的话还是写在显眼一点的位置比较好喔~明天去约会吧!水族馆。”
  
  这个人总是这样不通知一声、不等他答应,就自作主张强行闯入他的人生。
  七濑遥皱眉。捡起日记本扔了回去。
  不过……真的讨厌的话,早就推开他了。
  “真是的哈鲁~!不要再扔了啦会坏掉的!”
  橘真琴慌忙蹲身去捡。
  七濑遥在窗台托着腮,说得漫不经心:
  “还给你。封面的话。”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