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40%vol的成熟

没有中学那么生分,也没有工作后那么熟悉得不分彼此的损友状态。甜腻腻的大学川清最棒了【妄想最高】
  
十分迫切焦急想要长大的川藤。
想要自己自由支配金钱支配时间支配身体、顺便也支配半田的身体的川藤。
——————————
  
  川藤鹰生第一次抽烟是19岁零六个月,还差半年才能获取光明正大购买香烟的资格。多亏了一头刺猬黄毛和唬人的纹身,完全没有被店员先生怀疑什么。他堂堂东京大学的高材生,估计还被当不良社会游民看待了。
  他刚剪短了头发,捏着那盒蓝色的万宝路走在街上,感觉世界都不太一样了。自己也说不太清买下来的动因是什么,也许仅仅像身上的纹身,只是急着标榜自己长大了。
  已经有权利往自己身上留下印迹,也有权利消耗自己的健康。——躲着爸爸的情况下。
  川藤不太能理解,自己特立独行的女装老爸反倒对儿子的外貌着装要求甚高了,可惜没能让他如愿。
  染发也好,纹身也罢,怕是连性向他都不能让自家老爸如愿了。
  都怪半田那个混蛋。毫无自觉的混蛋,更混蛋了。
  
  川藤回到家躲着抽了人生第一口烟,没谁生来就会自虐,所以烟吸入喉咙的刺痛身体本能的排斥,差点没把他呛死。打开酒柜里偷来的40%vol黑方,就着瓶口直接灌了一口,然后直接咳得他怀疑人生了。
  他试掉了半盒烟,还是没能让身体适应烟雾缭绕的快感。咳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他晕晕乎乎的脑袋终于让他放弃了。
  不过,他比半田早一天成年了。
  
  纹身,抽烟,喝酒。不管哪样似乎都是折磨自己的自虐行径。
  但川藤不是想体验生理上承受的痛感,而是想享受身体战胜尼古丁和乙醇后心理上的快感。
  都说这些是成年的标志,不是吗?
  
  「生日快乐,阿清。恭喜成年了。」
  这也是成熟的标志之一,可以自然地以昵称称呼友人。
  「谢谢。明天母亲有在家里准备了简单的庆祝会什么的,川藤如果不嫌弃的话,今年也来玩吧。」
  「哦是今天了。」
  尽管友人不会察觉。川藤摇了摇晕晕乎乎的脑袋,庆幸自己还能看清字,回了好。手机很快又有了回信。
  「还有。川藤叫我名字了,很开心。」
  
  笨蛋。川藤轻骂了一句。
  「不是很正常吗,你也可以叫我名字。」
  酒劲上来,川藤被尼古丁侵蚀的脑袋彻底昏昏沉沉。没有预警就扰乱别人的意识,酒这玩意还真是混蛋。川藤躺在地上抱着酒瓶子就那么睡过去了。
  一觉到了中午,喉咙干渴得要爆炸。他挣扎着起来,求生般奔到冰箱前,灌了半瓶矿泉水才活了起来。
  看了下墙上的时钟,糟了!
  给半田的礼物还没去取。
  川藤慌慌张张奔去洗漱完又直奔书法用品店,订了款新墨和特制的印泥。砍了半天价还是用掉了川藤两个月的零花钱。
  金钱这种东西,真是烦人。
  到半田家时,他整个人的意识都还在飘浮状态。看到半田老师开门才清醒了几分,恭敬地打完招呼进去。冷不丁听到一句:
  “你喝酒了?”
  川藤甚至连心脏都停了几秒,半田老师凶神恶煞般的表情盯得他心里发虚。
  “川藤!你来啦。昨晚突然没回我……”
  半田迎了上来,看到父亲严肃的表情僵住了。发生了什么……
  “哼。”半田清明一脸严肃越过他们,“不要总做些让桐惠担心的事。鹰生。”
  半田清明进了别院,被半田母亲嗔怪着老用这个表情吓人。
  嗯?鹰生?
  “怎么了吗?”半田看了下川藤,又低下头,“鹰、鹰生。”
  “哈?”
  “没!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
  看川藤还在想着什么似乎真的没听到,半田松了一口气。太羞耻了,鹰生什么的。
  “啊,是没什么。”川藤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半田,“恭喜成年。”
  “谢谢。”
  半田嗅了嗅,又凑近川藤嗅了嗅,又把川藤拽了下来靠近他的脸,鼻尖几乎贴到了川藤的脸。
  “怎么有烟味?”
  “是桐惠的!”川藤答得一脸正气,对不起了老爸。
  “这样啊。”
  好在半田一向好骗。
  
  “阿清你不喜欢烟味?”川藤跟在半田身后,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哦那倒不是,只是川藤你还没成年吧?”半田答完才意识到刚刚被叫了阿清。红了脸。
  进了屋川藤的奔波这才告一段落,打开手机,看到了半田昨晚的邮件。
  「真的可以吗?」
  “抱歉,昨晚睡着了没看到邮件。可以啊。鹰生。来吧,叫试试、”
  
  “不不不,还是有点奇怪。”半田拼命摇头。
  
  “阿清。”
  “干嘛?”
  “没事,我就是叫看看。”
  
  “阿清。”
  “……听到了,别叫了!很丢脸啊!”半田扑过去压在川藤身上掐他,“你是又在故意捉弄我吧!”
  身体里还残留着尼古丁和乙醇的迷惑,川藤抑制住抱住半田的冲动。
  “我刚刚骗你了。”
  “诶?”
  
  “阿清,出来吃饭了。”半田母亲拉开了半田房间门,看到儿子骑在他唯一的亲友身上,说着:为什么骗我?
  “阿清长大了!”半田母亲哭着跑出去。
  “啊……母亲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川藤耸了耸肩,指了指他坐在他胯上的姿势。
  “不是我的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成年了,你要喝吗?”
  简单的聚餐过后,川藤留宿了。拿着日本清酒进来,也不知道到哪弄的。
  半田摇头,他生活自律克制得很。成年了也不做这种事。
  川藤就自己打开喝了一口。
  “我昨晚喝酒了,也抽烟了。不是桐惠桑的烟味。骗你了,抱歉。”
  “川藤还没成年吧?”
  “我等不及了啊。”
  川藤焦急地想要长大。想要有所成就,想要成为不用顾虑他人可以自己做主的大人。想要金钱想要自由想要无法无天,想要……眼前的人。
  
  “可是,长大这种事只能慢慢来吧。川藤想要被桐惠桑认可吧?我也是一样的。我们一起努力吧。”
  半田笑得万分纯良,朝川藤伸出手。
  川藤闭上眼,拿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我也想要被你认可啊!可恶。”
  
  “我……?我一直都相信川藤的。”
  
  川藤坐起来,抓着枕头,看着半田,认真。
  “不是那方面的认可!是作为男人的认可!”
  “男人啊……川藤很男人啊,很帅气。我说过很多次了吧?”
  “啊~算了!真是败给你了。”
  川藤把半田拉过来,亲上。
  “这种的。”
  半田噎住了,张了张口,半晌也没说出什么。川藤再次咬住半田半张着的口,舌头探了进去。交缠着。
  “阿清,吃点点心吧。”半田母亲拉开半田房间门,看到自家儿子和他唯一的亲友在……舌吻。
  
  “阿清真的长大了……”半田母亲把手里的托盘一扔,哭着跑出去了。茶洒了一地,羊羹掉半田头上了。
  
  “母、母亲!!不、你误会了……我……不是……”
  
  川藤倒是在一旁捂着肚子笑得不能自已。
  
  “我就知道!!!你又在捉弄我!!!今天可是我生日啊!!!”半田用手肘勾过川藤的脖子,“杀了你!”
  “抱、抱歉。”
  川藤顺势把半田拉下来,第三次吻上。
  “可是,没有捉弄你。”
 
  END.
————————
  原作设定好像没有提过他们上哪所大学,忘了,我就是胡诌一个。
  不要信第一次抽烟一次半盒烟还能动,老烟民连续三根都得晕。啊,川藤这样都没事真是太好了,不愧是川藤(。
  吸烟有害健康,大家不要学川藤。
  还有,半田爸平时叫川藤不是叫鹰生,而是川藤君。我就是胡诌一下(

评论 ( 11 )
热度 ( 12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