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你别过来!我恐艾!

没错,坑不怕多,不填则安(ntm。这篇男主打算叫林北。(。
  
出轨篇点这里

竹马篇暂时坑着就不放了
恐艾篇也会写哪算哪……虽然临时起意的东西应该会是个短篇。还是,坑品不良跳坑谨慎

注:林北给你sei过去。直译:你爸爸我给你抡过去。翻译:老子抡死你。再翻译:爸爸糊你熊脸。(在发泄骂人方面国语还真无趣(。

————————————

  “林北给你sei过去!祝你全家HIV阳性不谢!”
  祐生骂骂咧咧地从酒吧出来,即使他现在有杀人的冲动,即使已经紧急漱口了,他还是得先赶回去给自己消毒。
  
  祐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基佬。也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恐艾者。
  柏拉图式恋爱万岁!这是他的信条。
  但通常他的咱们谈爱不做爱一说出来就吓跑另一个基佬了。接吻都是NG的就直接让他失恋了。
  毕竟只向往精神追求的高等动物比恐艾稀缺。
  祐生就只好单着了。姑且把单身万岁当成了座右铭安慰起了自己。
  
  即便活了21年还是个处,祐生的HIV试纸还是常备。时不时用。
  祐生奔回家,用掉了整瓶漱口水,又拿出HIV试纸测了。等结果期间给李微打了电话。
  “李微!都怪你!都是你干的好事!”
  “我怎么了我的大少爷。”
  “我我我我刚刚刚刚……总之!酒吧那份兼职我不干了!你得再给我找一份!我都说我不去那种地方了!你还非让我去!”
  “我是你妈啊?自己找去。只有那种地方时薪高。”
  酒吧服务生兼职时薪高还日结。给吧就更高了。祐生这个长相的就更高了。加上祐生的性向就基本够上另一种不那么纯粹的兼职了。
  即便如此,也才刚刚够上祐生想要的时薪。
  “我找不到啊!那些招聘太夸张了,简直虐待奴隶。”
  “我们这儿就这个价,不高兴您回去。”
  “啊啊对啦说到价!我今天工资还没结,你得去帮我结了。”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知道了。”
  “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耶!”
  “可你不是。”
  祐生被挂了电话,苦恼得在床上打滚。
  他坐立难安,用了三张试纸都是一道杠,他还是一整夜无法安心入睡,半夜又起来用掉了半瓶双氧水。不到八点就奔去医院等着门诊科室上班了。
  确认没事后他还是焦躁得想杀人。计算着花了多少钱,打算让李微帮他讨回来。祐生低头按着手机计算器,嘴里碎碎念着,不对,三个月后还得检查一次才放心,再加上去。
  “啊抱歉。”
  跟路人相撞了祐生手一滑手机掉了,忙蹲身去捡起,那人也蹲了下来。
  “真好看。”
  “什么?”
  祐生脸一红。那人看了看怀里的画,以为祐生在说画。笑了下。
  “谢谢。刚刚对不起,手机没事吧?看一下,坏了我赔你。”
  “不不不不,没事没事。是我自己走路不看路。”
  祐生看了下时间,惨了!要迟到了!站起身告别就往教学楼狂奔。
  
  *
  “接吻狂魔,听说你强吻我们家小宝贝了?”
  “哪个啊?”林北还没从床上起来,懒洋洋地回。
  “祐生。”
  “哦~那个可爱的小新人啊。”
  “恭喜你,新人辞职了。”
  “别介啊!我只是喝多了,你给他解释解释。”
  “鬼知道你是不是借酒装疯。”
  “那肯定不能够。你可以去问鬼。”
  “他恐艾重症患者,解释不了。你那整条街都黑名单了。还有,别忘把工资给人结了,他的卡号有留了吧?人还是个穷学生,你别当周扒皮。”
  “那不能够。”反正工资又不用我发的,多给都无妨。
  
  恐艾啊……亲一下而已嘛,又不会死。说到底艾滋也不会死,至少不会立刻死。林北揉了揉脸,起身。扎起了长发。努力回想了下昨天的事。
  只有模模糊糊的片段,那人还叫他名字来着?

————————
撸个开头开个坑先

评论
热度 ( 1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