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像我这种人 中篇

世界上最愚蠢的事莫过于直接用lof码字,一个闪退失去所有_(:з」∠)_等有心情再继续写了。
撸了发原耽就文风突变了,掰不回来日系风索性弯了算了,开心就好。
  
——————
  黄濑姐姐按灭了烟。一根烟刚燃不过半,黄濑轻轻啐了一声浪费,没有被理会。浪费?他这一张脸不生孩子才是天大的浪费!
  “你爱他?”可以的话她一点不都想跟比自己小十岁的弟弟讨论感情问题。但现在不可以,她的弟弟喜欢男人,她不能假装不知道。
  “爱。”黄濑答得不能更简洁,爱跟爱不一样,他也爱眼前的人。
  
  沉默是微妙的,但总归好过在亲人面前自白感情生活的尴尬。黄濑等着姐姐开口,尽管她说不说都不能左右他的决定。
  
  跟黑子的交往始于那天情不自禁的吻。虽然不知道黑子是否认为他们在交往,至少黄濑认为是。那就必须是。
  
  “你对男人感兴趣?”
  姐姐终于开口了,他却呛到了,一脸厌恶猛摇头。
  
  “那好。我暂时不管你的破事了。”似乎稍稍放心了,黄濑姐姐起身准备离开,又回过身指着黄濑的鼻子,强调道,“只是暂时。”
  
  黄濑拉开门,恭送。姐姐倒仍不忘自己的目的,再次叮嘱:
  “别再在家门口做那种事。不对!哪都不行!”
  “那可办不到。”黄濑诚实。
  
  “黄濑凉太!”
  “在、在?!”突然被连名带姓叫了,黄濑吓了一跳,只能赔笑。
  
  “你知道我为了你花了多少心思吗!还想不想做艺人了?”
  “我本来也就不是因为喜欢才当模特的。”黄濑无所谓。
  “你真的想为了一时开心毁了自己吗?”

  “不是一时。”黄濑只纠结于一时一词。他要的只有一辈子。黄濑凉太和黑子哲也的一辈子,毁在一起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黄濑姐姐按捺下脾气,放弃跟青春期的少年讲道理。他们眼里从来都只有他们自己的道理,讲了也是白费力气。既然现在不合适,不如都留着以后讲,彼此都舒坦。
  她摔上门,甩下一句:
  “不许出柜!”
  黄濑轻笑,落锁。他只能保证不出轨。
  
  「被看到了?」
  打开手机,黑子刚刚发来的邮件。
  「没有。」
  爱和善意裹成了谎言。黄濑不想给黑子压力。
  
  「果然……我们做这种事不太好吧?」
  黑子倒是不考虑黄濑能不能承受。
  「那什么事好?」
  别人的好那全都是别人的,与他无关。黄濑现在只认黑子的好。
  接吻或做爱,再好不过。
  
  黑子没有再回复。
  身体的交合,仅仅是偶然任性的放纵追随生理的本能。生理的快感永远比心理的感情强烈。
  感情?他和黄濑之间是什么感情?队友,同学,教育指导,总该与爱情无关。
  他知道他们这样不好。
  然而没人告诉他,他和黄濑之间又该做什么才是好的。黄濑没有给他答案,回以问题。
  后来他又找了很久,书上也没有答案。
  于是他只能选择离开。什么都不做。
  
  不告而别的逃离,不够真心,所以短暂。
  黄濑的哭闹撒泼幼稚得可爱,偏偏黑子吃这套可爱,所以他变本加厉了。幼稚的两个人谈起了幼稚的恋爱。
  这次终于提到了爱。
  “小黑子,我们是在恋爱了吧?”
  黑子不说答案只回以亲吻,口舌交缠的回答比语言容易。黄濑的身体没有他坚持,很快先于他的精神沦陷了。
  身体的语言比语言直接。侵占与被侵占的,身体与身体的契合度只给了黄濑快感。
  似乎没有给黄濑答案。

评论 ( 8 )
热度 ( 2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