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CH.3 于是,朔间凛月也没有回头

CH.1 他们的故事、更早之前就已经开始
CH.2 所以,朔间凛月的野望并没有改变
  ……
CH.4 即便如此,朔间零依然在星期四晚上回家
  (也许大概可能会在凛月生日更(不要信

回来填兄弟坑。仿个日轻小标,虽然其实没看过。
从心脏不好听不得柯南完结这种话聊着聊着,突然就成了完结也无所谓了,不吃官配实在越追越累。只是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追另一个作品二十年了吧。虽然73也不可能完结。
  
————————

  *
  大家都在为了DDD拼命练习,凛月懒得理会,也不关心TS的事,对于哥哥的做法更是不屑。牺牲自己?他做不到也不想做。实力说话的世界有什么不对呢?不管那个实力是来自哪里的。
  
  不过他没什么搅和的兴趣,就随哥哥去吧。反正他从来都是这样想到要做什么就开始任性妄为,不会考虑他的意见。更不会告诉他。
  那自己也没必要理会他了吧。为了别人那么努力的哥哥他也不想看到。
  
  曾经是为了得到那个人的表扬和认同才站上舞台的事他也已经不愿去想起了。
  自己一直追着他跑,最后什么也没得到。不是吗?
  
  喜欢?爱?开什么玩笑。事到如今才来说这种话吗。
  背叛者。
  
  *
  “凛月~♡”零戳了戳凛月的脸蛋,“该起床了喔?”
  “呼啊~,哥哥啊。再睡五分钟。”
  凛月伸了个懒腰,抱着抱枕揉了揉眼睛继续睡。
  “诶?啊嘞?凛月今天好温柔~!不正常!”零抱着他蹭了起来,“吾辈心爱的凛月终于回到吾辈身边了吗!”
  
  “嗯……?哥哥?”凛月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清醒了几分,“抱歉,认错人了。”
  
  “呵呵呵♪没有认错~吾辈就是凛月的哥哥哟~”
  零得意的表情让凛月莫名有些火大。但他懒得再说什么。
  好累。
  已经连发火都觉得累了。
  凛月躺着不动,直直望着天花板。最近频繁地梦到过去,真是讨厌的梦。

  “凛月最近怎么了吗?可能我没资格这么说,但我希望凛月能告诉我。”零抬手遮住了凛月的眼睛。
  
  凛月紧紧抓着零的手臂,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前。
  
  “为什么、不能是凛月一个人的哥哥呢……”
  哥哥是他对世界认知的开始,是他一直以来生活围绕的中心。可是突然有一天,发现哥哥把别人当成了重心。
 
  “是凛月一个人的哟。一直。”
  
  “……可是背叛的人是哥哥你吧?”
  凛月缩在被子里不愿看他。说什么会一直在他身边,说什么是他一个人的,说什么为了凛月。全都是假的。
  
  “对不起。”
  “……”
  那天凛月始终裹在被子里不愿出来。零就也只是静静陪着。
  凛月曾经是个可爱的孩子,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
  朔间零还记得初入学的凛月有多可爱,总是叫着欧尼酱跟着他。就像现在的葵兄弟那么可爱,不,比他们还要可爱。凛月是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零隔着被子轻轻拍着凛月的背试图哄他睡觉,不再说抱歉的话。也许他还不配得原谅,他背负的十字架是他罪有应得。
  凛月在心里不屑地嘁了一口,还当我是小孩子吗!却还是随着背上均匀熟悉的节拍渐渐又睡着了……
  曾经……真的……
  最喜欢哥哥了……

  *
  朔间家的孩子曾是一对模范兄弟。只是随着Vampire的解散,兄弟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以下。
  那个短暂存在过的组合留下的所有痕迹,也都被抹杀得干干净净。
  凛月知道那是后来成了会长的哥哥干的。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才更不想记得和他组过组合呢,哼!
  什么吸血鬼兄弟,蠢死了。
  一点都不想记得。
  那时候混乱的梦之咲毫无规章制度可言,哥哥虽然跟他组了兄弟组合,却还是跟之前一样到处在不同组合站台串场。
  起初,他还陷在终于跟哥哥在一起的喜悦里,为哥哥的高人气由衷感到高兴。他常常在练习中目送着哥哥离开。
  哥哥的背影很帅气,哥哥总是没有回头。
  那是大家的朔间零,也是他引以为傲的哥哥。
  可是渐渐地,能找到哥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他一个人练习一个人准备演出,一个人随便找个角落猫着睡觉。等着哥哥回来跟他说,对不起凛月,让你久等了。
  在校内一个人的事实跟现在其实没有太大差别,只是被期待哥哥出现的心情包裹着。很寂寞。
  最终割裂他们的是两年前的万圣节演出。以吸血鬼为卖点他们接了个小商演。临开场他才接到哥哥的电话,说学校的演出出事故了,让凛月先上台他随后就赶过来。
  
  那天晚上,他感受着一个人在台上的寂寞,感受着台下为哥哥而来的粉丝不耐烦的表情和提前离场。
  他至今忘不了最后一曲唱完,那仅剩的三分之一观众和稀稀拉拉的掌声。
  那个瞬间也许应该想哭的,但是看着人群渐渐散去,那一刻朔间凛月突然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他鞠躬告别下台,他跟举办方鞠躬道歉退了三分之二的酬劳。他收拾完服装道具,要离开时,哥哥赶过来了。
  “对不起凛月……”
  零还在拼命喘着气,话都说不上来。看样子是真的尽力了。凛月想。
  既然尽力了还是不行,那就算了吧。
  “结束了。”
  “对不起!刚刚学校那里……”
  凛月把给哥哥准备的服装连同歌谱塞到他手里,那三首歌都是哥哥写的。
  “vampire也结束了。”
  “什、什么意思?”
  凛月越过哥哥,走了。
  “凛月!”

  这一次,朔间凛月也没回头。
  
————————————
  待续

最近也不是完全没写东西,回去填之前的原耽坑了有个小企划
坑太多,随缘了_(:з」∠)_

评论
热度 ( 23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