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欢耽美的原因仅仅是希望「他」身边是同样坚强可靠的「他」。我眼里只是两个男人,不在乎攻受问题。
*
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好人,也谈不上仁义礼智信

即使没有时光机 中篇

即使没有时光机 前篇


前篇已经是黄濑生贺的事了……闹掰了还没回去啪啪啪……
决定明天开始跟另一个勤快的我同居,分裂出一个勤快的人格来伺候我自己(真是心酸的故事

  *
  黄濑第一次在黑子面前感觉自尊受到了伤害。这是以前无论怎样争吵或撒波打滚都没有过的感受。
  这种话他自己说过很多次,让黑子把小黑子还给他、把无所不能的黄濑还给他、把奶昔还给他、把他的小黑子的时间还给他……各种各样。
  这是第一次,黑子让他把东西还给他。一瞬间,当初黑子自己把钥匙给他的时候所有的开心感动都成了笑话。
  “谁稀罕!”
  黄濑把钥匙砸到地上,上面的亚克力挂件砸成了两三块。
  黑子一惊,鼻子有些发酸。仰头捂住自己的脸。
  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
  “黄濑在你面前完全没自信的。你总是什么都不说。”
  语言总归真伪莫辨,唯有行动真实不虚。黑子是这么以为的。但这次他没有反驳。
  现在的他早已没有了当年喊出那句相信他的力气。生活的琐碎、频繁的争吵、没有能力让一切变得更好的焦躁,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彼此磨光了感情不欢而散的未来。也许现在是分开的最好时机,他不愿意有一天他们会后悔在一起彼此咒骂着弄脏了那么长一段人生回忆。
  至少现在两个人都还会为分开这个事实感到痛苦。
  黑子把绿间给的幸运物放进包里。
  “刚刚听到病人在说实习医生好帅。”
  绿间轻哼了一声无聊。
  黑子双手背后撑着桌子,轻笑:
  “无聊吧?可是在我们眼里,你们就是会让人忍不住想要夸赞的类型呢。总是一不小心就会抬头看。”
  绿间手中的笔停了一下。
  自信这种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如果连黄濑都没有自信,那黑子在黄濑面前又如何自处。
  如今半只脚跨进了社会,两个人的差距以光速成倍放大。黑子再也找不回高校时代天真的自信了。
  自己对他的信赖和喜欢仿佛越来越廉价越来越廉价……明知道黄濑不会有那种想法,还是无法控制自己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黑子理了理背上包,叹气。
  “谢谢。那我先回去了。”
  “最后一次复诊了,我还是说一下吧。”绿间撑了撑眼镜,“做好自己问心无愧就好,想七想八容易失眠。还有,该说的就说,对方靠猜猜不到安全感的。”
  “谨遵医嘱。不过,最后这句话由绿间君来说还真没什么说服力呢。”
  黑子歪了歪头,表情认真。
  “你们不要再来了!!!”
  
  黑子走出诊室。你们?但愿,还能有机会说“我们”。
  
  *
  黄濑回到家死灰着一张脸,被问怎么了也没回话,进房间拖着一箱东西出来又往自己公寓跑。
  把门摔上就把箱子里的东西都倒出来了,撒了一地。开始拣。
  还你,都还你。
  黄濑拣到一半拿着件76人纪念球衣皱眉看半天又猛地砸老远。
  该死的这个是他买的还是我买的了?!
  突然满脑子都是两人第一次出国看球赛,也是那次旅行两人第一次做爱了……
  黄濑把自己摔进沙发里蜷缩着身子,愤怒和痛苦交织着想哭哭不出来。渐渐地放任自己的身体瘫在那里。他觉得他完了,他一定找不到任何理由和力气站起来了。就这样吧,这样到天荒地老……
  
  如幽魂死尸般躺在沙发的第三天,黄濑被破门而入的经纪人拖到了医院。绿间闻讯过来时经纪人还在数落他。
  “不干了,推了吧。”
  “违约金你付啊?!!”经纪人跳脚了。
  “他付。”
  黄濑抬手指向进来的绿间,绿间手里的病历文件就直接砸到他头上了。
  “疼疼疼!我要投诉你殴打病人。英姐,帮我投诉他。”
  黄濑说完就一拉被子回到了龟缩状态。
  “你没病,给我起来去工作别占用医疗资源。”绿间把他拖了起来。
  “不去!没心情!给我小黑子我再去。”黄濑又躺了下去。
  “失个恋还搞得世界毁灭了一样。”
  小绿间什么都不懂。
  黄濑躲进被子里。
  “知道了,再给我半个小时。”
  
  *
  从今天第五家面试公司出来,黑子整个人有点天旋地转,按了按胃,地铁口的大屏幕在放黄濑出镜的广告。他斜了一眼没有多看。
  上了地铁拿出收到录用通知的几家公司资料,胃还在绞着疼。仔细一想想不起来自己上一顿饭什么时候吃的了。手中的事务所资料被他捏成了一团。
  几周前明明还在准备要跟黄濑君一起工作的……
  
  黑子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公寓一进门就直直摔在了玄关。索性放任自己这么躺下去,被黄濑摔得四分五裂的钥匙还在手边。最近忙得家里什么都没收拾,却似乎没看到什么成果。
  好累啊……黄濑君……
  即使没有时光机 后篇

评论
热度 ( 4 )

© 我先下楼跑几圈 | Powered by LOFTER